3170.第3170章 恐怖的画(七)

    是除了浮在水面上的人之外,泳池里没有别人。

    而站在游泳池边的人不是要跳水,是在求救。

    被顾晨一解释,卡特尔的脸色是明显一变,他立马抽出第五张出来,“女士,您看看这张。”

    画的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个漂亮的花瓶,花瓶里玫瑰鲜艳,红的,粉的,黄的,格外好看,玫瑰花瓣上还沾了露水,像是刚从花园里采摘下来放到花瓶里。

    有一个人是单手枕头趴在桌子上,眼晴轻轻地闭着,嘴角还微微地翘起,似乎是在午休,并做了一个很好的美梦。

    顾晨看过后,对谢景曜道:“布恩先生画的都是画的人都是……非常正常死亡。”顾晨把第三张画,也就是游泳池的画重新拿出来放在最上面。

    “你们过来看看这边的人影,数一数,还有几道人影。”

    经过顾晨的指点后,谢景曜也渐渐能看到画中画,他数得很慢,因为需要辨别,一、二……三……六、七……十一,再一次数清楚后后,谢景曜看着顾晨,一字一字冷冰顿道:“十一个人!”

    “没错,野外聚餐里有十二道人影,到游泳池聚餐后只有十一道人影,而这幅插花图没有聚会,只是单独一个人。”

    “布恩先生为什么能这么清楚地,又清晰地画出来呢?他到底想要说明什么?想要告诉外界什么?”顾晨眸光凝紧看着谢景曜,“他如此清楚,是不是他本身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还有,你既然一直在调查,那么是否有查清楚这些人到底有没有是在野外聚餐中身亡,有人是在游泳池里溺水而亡?”

    “我想,不必向布恩先生求证,你只需要向这些人的后代求证,或许就能证明这些画的真实性。”

    她还未把所有的话都表达完,谢景曜脸色已经是阴沉到似乎能滴出水来,“给我五分种时间,我现在求证!”是他疏忽!

    他去打电话,顾晨则向卡特尔医生提出想要到布恩先生画画的房间看看。

    因为刚才一事,卡特尔医生对顾晨已经是肃然起敬,“好的,没有问题。”

    “布恩先生应该是一位生活很严谨的人,某一天他突然提出要求,说他要买油画颜料,他想画画。”卡特尔医生带着顾晨朝楼上走去,画室是在阁楼,需要从一楼到三楼,再到阁楼。

    “默理立马给他准备画画工具,是画画帮助布恩先生,让他慢慢地开始清醒过来。”卡特尔医生推开阁楼房门,请顾晨先进去,“这里,是布恩先生自己选择,一间非常通光,能看到外面风景的阁楼。”

    顾晨便开始问起布恩先生开始好转时有些什么样的正常表情,以及需求。

    随着卡特尔医生的仔细回答,顾晨也就能了解到布恩先生的日常生活了。

    一个有着严谨思维的落魄贵族,喜欢马,经常会跑到有马厩的家中去看马,但,又不敢接近马。可有小孩在骑马的时候,他又能指导小孩如何正常骑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