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9.第3169章 恐怖的画(六)

    “还好我带你过来。”谢景曜素来玩世不恭的表情已经完全收敛,取而代之的是肃冷,深邃的双眼里是一片沉凝之色,“这些画,或者是布恩先生向外界传递他内心,也或许是,是他在臆想中完全。”

    画家的思维,总有几分常人没有办法猜透的想法,可以天马行空,又可能谨慎细密。

    “一个人倒在草丛中里挣扎求救,而聚餐的人却没有发现?这,是不是有些不太符合常理。”谢景曜又道:“可惜没有办法证实,也没有办法找到画中的景色倒有存不存在。”

    二十几年过去,早已物事人非。

    “如果这是人影的话,那就能解释这一张没有画完的画了……”卡特尔医生的脸色渐渐线变得凝重起来,他把最底下一张还没有画完的画抽出来,“这是一位……”

    谢景曜与顾晨两人在看到那幅没有画完的画像时,两人的瞳孔是骤地收缩起,这是……VIVI的母亲!年轻时候的爱莎女士!

    “这是一位女士,布恩先生画了三天,每次画完之后精神会失控,需要打镇定剂才能安静下来。默理怀疑,画上的女士要么是布恩先生曾经的爱人,或许是深深伤害过布恩线先生,让他留下心理创伤的女士。”

    无论是哪一种,都是非常不好的结果。

    谢景曜盯着画像的视线有些阴沉,隐隐含了煞冷,除了爱莎女士与余先生两夫妻,照片中……所有人的结局都是在令人惋惜。

    十二个人,九人英年早逝,一人精神失常!

    在他并不知道VIVI父母之前,他一直认为照片里的十二人除布恩先生之外,皆已身亡。

    可现在知道VIVI的父母就是照片中的人,一种不能抑制想法在心里生根发芽。

    现在在看到布恩先生的作品后,只是怀疑的种子已不仅仅是发芽,已经有种很强烈的预感,VIVI父母绝对有问题!

    只要查清楚当年的事,就能知道两人倒底有什么样的问题!

    谢景曜把这张未完成的画放到一边,再翻到第三张。

    一样是聚餐,但不再是春天,应该是夏天,最左上的角的太阳用色非常鲜亮,着重突出太阳是灸热。

    用淡淡水蓝画了一个在线条扭曲的游泳池,这次聚餐是户外或者家庭户外聚餐,游泳池里有人是俯身在水面上,在游池边有人站着,……手臂却是张开着,像是要跳下去,又像是在招呼什么。

    “他们准备下去游池,颜色用鲜亮,布恩先生应该是对这场聚餐充满了美好回忆。”

    “不,这不是一个美好回忆。”顾晨用流利地英语打断卡特尔的话,她指着俯泳在水面上的身影,“正常人在水里在游泳身体是保持柔韧,舒展,而这个,明显已经溺水死身亡,他的手臂与双腿成僵硬,而且,水面是静止。”

    水面静止是因为在水蓝色的边缘用非常明显的白色添了一圈又一圈,像是结了冰一样。

    结了冰的水面,看上去是静止的,所以,布恩先生是在表现游泳里的水是静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