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8.第2798章 求人的态度(八)

    一仆不伺二主,小叔是不是忘记了呢?

    林家虽不是仆,可也得要站个队,之前是段家,后来是穆家,再又是容家,……也只有小叔想得理所当然了。

    可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要请容家帮助总得要有所诚意才对,哪么,小叔又拿出什么诚意呢。

    “小叔,这事,你要不先问问我爸吧。”林呈微还是提醒了一句,跟穆家一起,是因为自己的妈与穆夫人是手帕之交,站到穆家这边也无可厚非。

    但现在又跟了容家去,而跟穆家对上……这让自己全家,以及妈妈的脸,往哪里搁呢。

    穆夫人如今还躺在医院里,今上午妈还炖了滋补汤前去探望,两家一直走得近,哪能是小叔说对上,就能对上呢。

    “这事你不用来理会,小叔来处理。我先去找段将军,回头给你电话。”林政勤挥挥手让他离开,自己则不给个正面回复。

    几兄弟,最小弟弟林伯仲不是亲弟,关系自然一般,跟老二的关系么,两家妯娌各自看不顺眼而关系一般。

    关系好的就是无儿无女,三十年前未婚妻意外,终身未娶的大哥林元军关系可以。

    因为林元军终身未娶,林家的夫人就是林夫人与林二夫人,这两位的关系……用火水不相融来形容也不为过。

    林呈微见此,张了张嘴又忍下来,“哪好,我先回家等叔的电话。”

    在段昭安面前没有得到位解决的两叔侄一前一后,各自驾车离开停车场。

    为了林兰姻能出来,还得去奔波才成。

    而车里,顾晨问起段昭安:“你刚才为什么还要向林呈微那样说,不怕打草惊蛇吧?”

    若非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可不就是在提醒林兰姻吗?

    “不是提醒,而是警告。”段昭安从后视镜里看了眼顾晨,冷冽的眼神是愈发地温柔下来,“林呈微谨慎,且,很会多想,让他去多想想,多操操心去吧。”

    惊蛇?已经是在惊蛇中,无须再多有遮掩了。

    “现在林兰姻出不来,林呈微就算有什么想法,联系不上人反而更有所操心。”顾晨哂笑着,戏谑道:“这回,林家可真是要慌一阵了。”

    “慌才能正常。暖气足不足,要不要调高。”

    “不用,刚好。开车看前面,别老从后视镜里看我。”

    “也好,晚上回家再仔细看你。”

    ……两人在车内是有说有说,气氛融洽而温馨的往大院去。

    在大院里,仁姨已经不知道跑到外头院子里看了多少回,听到门铃声,放下手里的活一路从厨房小跑过来。

    门一打开,见顾晨是带着寒气入屋,心疼得不成,“冻着了,冻着了。快快到屋里先暖暖身体,再到楼上泡个药浴散散寒气。”

    对顾晨伺候得是精心到不能再精心了。

    顾晨是已经习惯仁姨入微式的照顾,一边脱着军用大衣,一边道:“没有,没有。车里暖气足,昭安也很照顾我,没冻着呢。”

    仁姨这才发现段昭安并没有一道进屋里,还当顾晨是军部派人送回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