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9.第2779章 自相残杀的白眼狼(八)

    而另外三人看了她一眼,林兰姻扬在嘴角的笑不得不保持着,最后,是轻轻地颔首,来了句,“首长们好。”

    纤纤十指则是紧紧地蜷缩了起来,没有留指甲的十指硬是生生地在掌心留下数个要深红钝印。

    在进入会议室前,林兰姻为了压下在段昭安面前受的冷漠,连呼吸数口这才把心里的火压了下去。

    她推门而进,一眼就看到衣冠楚楚的穆文安,胸口就是一闷。

    明眸里要顿有阴霾起,深处更是浓如墨汁,化不开的戾气。

    微微垂眼,林兰姻再抬眼时,在对上穆文安似笑非笑,夹着冷的视线里,林兰姻心里是重重冷哼一声,眼神传出来的却是楚楚可怜。

    娇唇更是微颤着,似乎有许多话,有许多委屈想向穆文安诉说。

    穆文安见此,直接是把目光移开。

    跟段昭安一前一后进来,呵,还有脸向自己诉委屈吗?

    又暗骂了一句“水性杨花”,心里这才舒服了点。

    “林中尉,请坐。”一位大校声音沉冷而严肃地开口,“就张鸿一事,我们需要向你详细讯问。”

    林兰姻目光微微地扫了下,看清楚这名四十出头的大校的臂章后,瞳孔是微微缩紧了下,……军事法庭的人。

    该死的,穆文安这窝囊废竟然还把军事法庭的人都给招惹进来!

    一个张鸿的事,他怎么让人闹到军事法庭里去了!

    此时,林兰姻是不知道穆文安在贵省时,在当地征兵犯了什么错误,还当事情起因就是张鸿的事情。

    穆文安一对上林兰姻那楚楚可怜的眼神,是条件反射性的心软起来,而坐在他身边一名将领在桌下碰了他一下,压着嗓子道:“文安,你要分清楚轻与重。”

    一句话是让穆文安瞬间清醒过来,没错,没错,他可不能再心软了。这会儿心软,是把自己都给搭了进去。

    林兰姻一见自己素来在穆文安面前的示弱都没了用,心里瞬间是沉下来,……这蠢货,到底想要干什么!还有完没完了?

    一个张鸿能扯出多大风浪出来,这点小事都不能解决?

    她还当是小事,而穆文安是不可以把自己在地方时犯的事说出来,要不是张鸿出了事,是连当爹的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如此胆大包天。

    大校是军事法庭里的人,一问,语气冷冽沉着,言辞更是犀利无比。

    “林中尉,据调查,张鸿几人是你直接……”大校问话,是一句接一句,即让林兰姻无瑕思索,也逼得她不得不打起十二的精神来面对。

    偏偏,坐在她对面的是随着她的回答,脸色是愈发阴沉的穆文安。

    偶尔还能收到他眼神里的戾色,是在应对大校的审问,同时还要警惕穆文安会不会有什么动作对她不利。至于段昭安,林兰姻却是出乎意外的放心。

    因为她清楚,段昭安为人是比穆文安要光明磊落得多!

    她定定神后,便条理分明,声音高低更是把握很好,听上去也显得人很稳重,“新兵入伍所有训练是老兵吴定扬、陈歆等四人带队,训练结束后根据记分高低与个人能力安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