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5.第2715章 做人得低调(一)

    六太保年轻,二十四岁,是王秀珠唯一的弟弟,也是家里的眼珠子,有了张家这么个大靠山,王秀珠又十分帮衬娘家,当年清贫如洗的王家也县里排得上名的富家。

    二十四岁的六太保长歪了,在王秀珠的惯肆下,除张家的人需要放在眼里,敬着外,别的人,他就从来没有怕过。

    让他来怕一个外来女子,更不可能的事。

    一共进来六个,转瞬折了两个,还有四个这会摸着黑,就往前头砍过来。

    后面哪个动作慢了一步,被六太保脚一踹,砍刀正面直冲,没个准劲地栽出来。

    私人宾馆没有什么好设计,与普通旅馆的房间设计没有什么区别,几人冲过来,顾晨就不再站在原地,而是到了房间里。

    段昭安订的是双人床房间,是宾馆里房间最开阔,价格最贵的房间,一伙人都冲过来,房间里还不算拥挤。

    洗手间的灯打开,六太保一眼就看见自己手下一个小弟整个人痛到缩在门口,惨叫声不绝。

    他低头看过去,小弟的左手是软软无力的掉着,好像没有骨头一样。

    “妈的!”六太保凶狠地吼了一声,从腰里一下子掏出支手枪,冲就冲出来,对着房间里连开两枪。

    他还记得王秀珠的话,不怕把顾晨打死,而是朝着天花板开板,咆哮如雷道:“给我出来!给我出来!妈的,给我滚出来!”

    “六哥,六哥!开灯,开灯!”几个冲出来砍的小弟说是不怕死,是因为他们知道有六太保罩着,不会有问题。

    现在是六太保自己开枪乱来,子弹不长眼,不认人,一不留神打在自己身上,那那那……那就是真挂了,还是白挂了的那咱!死在六太保手里,谁敢多说什么?

    六太保不想伤自己的手下,要不然,也不会朝着天花板开枪了,吼着让左手断到只连皮的小弟,“山仔,开灯!”

    顾晨在哪里呢?第一声枪响,顾晨已经贴近六太保,第二声枪响,顾晨将毛巾轻地搭在六太保的肩膀上。

    如幽灵一般地房间里来回着,六太保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身边站了一个人。

    “知道开关在哪里吗?要不,我来帮忙打开?”在他身边,顾晨轻轻地说着,声音冷冷,勾着若有若无的笑,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对六太保来说,那是一种自己走到一个墓园时,碰到鬼的感觉!

    手一抖,头皮都似乎在尖叫着六太保猛地转身,就往身边来开枪,“装神弄鬼,老子打死你!”

    到底是横行霸道惯了的,说到怕,他还真不太怕,胆子比普通人大多了。换了旁边人,被顾晨这么一吓,早吓到屁滚尿流了。

    顾晨笑起来,笑声轻轻的,像风一样在房间里飘来,“你能打到我吗?试试看?”

    “砰砰砰!!”一连三声,有中枪的闷沉声从黑暗中传来在,接着,一名男子捂着自己突然间震得发麻的胸口,渐渐地……疼意窜流四肢百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