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9.第2699章 以牙还牙(二)

    能跑出去的,也就是这三个出口了。

    除非,还有高辉没有说的地方。

    高辉,比张菊花抓捕的时间更早,在行动前,直接是在卤肉店后面洗碗的小地方,被两名伪装成客人的贵籍战士摁住。

    胆小怕事,又心比天高的高辉等店门一关,一个穿着军装,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莫名其妙地从他平时午休的小房间走出来,高辉整个人都傻了。

    再一审问,跟抖豆子一样,把家里是什么一样模样,有什么人,他妈张菊花是干什么,大嫂子是干什么,……全抖了个干净。

    不但如此,还把自己怀疑大嫂子跟县城哪些有权有势的人有勾结,也抖了个干净。

    更重要的是,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被迫的受害者,称自己完全是出于威胁,不得不委屈求全,总之,先把别人的罪行抖出来后,就是为自己的罪行而洗白伪装成受害者。

    大嫂子还在想着有人来救她,孰不知,但凡高辉在暗中摸到的,有关于她有可能的后退,都被高辉给抖出来。

    也就是说,无论大嫂子打多少个电话出去,也是无济于事。

    听到脚步声就停在杂物间里的大嫂子后背贴紧着墙,当她听到一道极为熟悉,却又觉陌生的清冷声,她是连呼吸都连屏住。

    接着,又听到她道:“去把高辉母子带过来,就说找到大嫂子就算是将功赎罪,考虑减轻俩人的罪行。”

    大嫂子只听到顾晨说话,却是看不到顾晨其实是正面对着一面墙着两件蓑衣的墙壁,手,轻地从墙壁上摸过,再看看其它三面墙后。

    顾晨朝两名战士打了一个左右贴近,蹲下的手势,又继续道:“这里是个不错的审讯点,除了把高辉母子带过来,把另外两个犯罪嫌疑人都带过来,在没有抓捕到大嫂子之前,此处做为审讯点。”

    “先从高辉母子开始,谁要敢嘴硬,硬的不行,来软的。挑看不到的地方,又能让人痛到嗷嗷叫的地方整吧。看不出外伤就成,至于有没有内伤,就不用管了。”

    ……

    大嫂子一听,便是狠狠地打了一个激灵。

    这话一听就知道是个行家,……狠,是比她还要狠!想不到,这么一个人物藏着,她竟然看走了眼,没有认出来!

    马哥,……他这回真是害惨自己了!

    很快,张菊花最先带过来,一看到顾晨在,张菊花不知道自己是该松口气,还是该绷着口气。

    “张菊花,想要给自己减轻罪行,就老老实实多说一些,不说的话,这几位都是队里的精英,让人要死不能的办法有得事。”

    顾晨站在她面前,微微笑地说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家那位能不能放过,就看你了。”

    她把话说得模棱两可,张菊花就一味地以为自已的儿子没有抓到,顾晨说完,一幅什么都说的模样,“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人精一样的大嫂子却是听出来了,心是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还揪得紧紧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