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5.第2675章 连根拨起(一)

    容静姝自顾晨出去后,整个人是绷紧着身体,既要担心有人进来,也要担心会不会被同在一个房间下的女孩子们发现。

    尤其是哪几个之前还吵了架,她很担心……,担心到冷汗从顾晨出去后就没有停过。一阵一阵的,后背是汗水淋淋。

    双手一直是攥紧着,紧到指关节森森泛白,掌心肉被指甲掐出深深的,青紫色痕迹。

    她甚至连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就怕错过了什么。

    从来没有这么这么的怕过,担心过,仿佛下一秒就是世界未日了一点。

    容静姝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之前顾晨晚上悄悄离开,而没有惊动自己的苦心了。整个过程心情太复杂,太复杂了。

    既高兴自己所信任的人真能出去,又希望她能平平安安脱身离开。

    可心里还是忍不住地将自己是不是能离开的希望寄于在离开的人身上,希望,她真能回头救自己,忐忑不安地盼着,想着,……直到终于看到窗户口的黑影再次出现。

    顾晨把铁条一点一点掰正,连沾在手里的一手铁锈碎片也没有拍掉,便从二米多高的窗口轻地一跃,落地无声,如落叶悄然飞下,没有一点声响。

    捂紧嘴巴的容静姝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当真跟断了线的珠子般,一颗连一颗,都成泪线般的淌在脸上。

    你不知道,当你身陷绝望,以为自己见不到明天太阳的时候,有人就在你绝望之际,毫无征光的出现,更没有一丝犹豫瞬间将你拉出沼泽,……那样获救的感觉,重获新生的希望,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感觉。

    感谢、痛苦、欢喜之织……等等,所有的情感如泉水般地涌出来,最后,你不知道怎么去感谢你的救命恩人,只有放肆大哭,流出来的泪水就是她所有的感激之情。

    容静姝是一个懂得感恩的女孩子,她永永远远的记住了这份没有办法用言语表达的恩情。

    泪水流得太急,情感的宣泄又太过,所有的语言在此时是苍白无力。

    “一直在等我?”顾晨下来,就听到容静姝一抽一抽不正常的喘气声,小丫头片子,她还真被她弄懵了,非得到最后关头才说出自己堂哥的名字。

    她没有回答,是拼命地点头,又哭又笑的表情要当滑稽。

    知分寸的她没有出声,一个人捂着嘴巴,自己把自己整得到一抽一抽的,跟快要背过气了般。

    顾晨是被这姑娘整到没有脾气了,一会儿整一出的,还好她心脏够强大,知道她当真是容照的堂妹,也就是哪么一会儿的发慒。

    “好了,好了,我都回来了你还哭什么呢?快别哭了,本来就是十来天没有洗澡,身上又酸又臭,再流点含盐的眼泪,我们就真成流浪的,让别人避退三舍不敢接近。”

    时间不够,要是时间够的话……顾晨还真想爬到某个旅店里,洗个澡!哪怕是个冷水澡也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