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8.第2608章 事难万全,人心难测(七)

    “去洗漱一下。”段昭安温柔地将她放在床上,又细心地替她盖上被子,“睡觉,明天还要早点起来。”

    他在洗澡,她哪能睡得觉呢。

    等段昭安出来,见躺在床上的顾晨是闭着眼睛,呼吸也是绵长缓缓,还当她已经入睡。等自己掀被上床躺下,一条手臂跟灵蛇般地游往以自己的腰间。

    低低地笑了声,“失眠了不?”她若想睡,几分钟就能进入深度睡眠状态,五分钟的好睡眠,能抵上别人好几个小时。

    枕在他肩上的顾晨懒洋洋地笑道:“失眠不至于,就是不太想睡。谁让你半夜三更还带我去看什么星星呢,兴奋着呢。”

    “是不能大半夜的带你去看看星星,还吹了冷风。下回得改到夏天才成,这样,也不怕你冻着。”段昭安揽紧她的肩膀,微微一侧首,在她额前留下一个深情的吻,“睡吧,明早回市里。”

    他没有提段将军过来一事,已经不重要了,就算是她知道也改变不了什么。

    顾晨睁开眼,一抬头,看到的就是他清隽的下颔,从她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怎么看,自己的男人都是属于无何角度欣赏都是俊美无双。

    抬起头,他是用吻,而她则是用牙齿在他下颔轻地咬了咬,没有挑逗,纯粹是牙痒了。

    “人是没了,还是有别的打算?”他身上没有血腥气,有铁蟒在,她知道这些事情不必他亲自动手,没了血腥气应该也会有残余的戾气才对。

    但他没有,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段讳谨还活着。

    闭上眼的段昭安闻言,噙着笑地抬抬眼帘,眸内是满眼的柔情,还有那么几分兴趣,“怎么,你觉得到我没有对他动手?如何看出来?”

    “看怎么能看出来。”顾晨笑着睇了他一眼,手一下又一下的摸着他精壮的腰身,啧啧啧,这手感,……当真是舒服!摸着都是一件享受。

    “不是看出来,那又是如何知道?”

    “感觉,我能感觉出来。”

    手开始往他性感的人鱼线上抚摸过去,段昭安赶在自己呼吸要乱了前抓住在自己身上使坏的手,声音低哑地笑道:“再往下就是禁区了,过了禁区,今晚你我就别想再眯一会儿。”

    抓住她的手往自己胸口上放,防止她再次逗弄自己在她面前不堪一击的自制力,“与外人联系是我最不能忍,可惜,大伯来了,他开了口,我总得要给个面子。”

    “段将军来了?特意为救段讳谨而来?”顾晨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段将军看上去不像是一个敌人给自己一巴掌,他还能微笑着把另一边脸迎上去的人啊。

    段昭安轻地“嗯”了声,才道:“为了大哥,我也确实不能真把段讳谨给抹去,得让别人知道段讳谨还活着,至于在什么地方活着,就不是他们能查得到。还有,以后他不再姓段,而是姓俞。”

    “这也是个办法,不再姓段的段讳谨,对某些人来说就没有利用价值了。”顾晨抿着嘴角点了点头,虽是如此,终究是意难平。

    ==

    婆婆出院,不用再两边跑,青云总算是松了口气。小孩也上学了,咱们这更新也得恢复正轨才行。

    感谢姑娘们的不离不弃,爱你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