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7.第2607章 事难万全,人心难测(六)

    他也不会为了一个跟自己其实并不相干的同父异母弟弟跟自己的侄女较劲一把。

    没有必要,再者,段讳谨也不值得他如此。

    “你大哥要回部队,外面的事就不能成为把柄,好好处理干净,有什么难处跟我说一声。”说到底,他心里对段讳谨此次行事也是有气的,只不过他还需要站出来顾全大局。

    当侄子的亲死处理掉自己的叔叔,……总归不是一件好事。

    “小顾跟你在一起,既然她是你相中一辈子的媳妇,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不用瞒着。夫妻之间,任何话题都可以敞亮了说,别留下什么疙瘩影响感情。”

    这回,着实让段昭安给愣了下,大伯也会在儿女情长上面提点提点自己?

    段将军一看他那表情,顿时是气乐,“怎么,我在你们一个二个心里就是个榆木疙瘩?别人推一下,我才能进一步?你大伯母当年……”

    咳……,当年的事,还是不要翻出来,尤其是在晚辈们面前提了。

    及时刹车的段将军带着两名警卫员正步主开,压根就没有打算在山庄里过一晚,明儿早上再走,“不用送我,我自己能来就能走。”

    头也不会的摆摆手,示意跟上来的段昭安留步,“把人家一个姑娘单单留在房间里,你也不担心?你伯母还三申五令警告我,若是你们两个休息了,天塌下来也不许我来打扰你。回吧,回去,我自己去隔壁留一会再走。”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段昭安自然是留了步,再来,去隔壁房间……他刚出来就没有必要再过去。

    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电视的顾晨是不知道段将军来,住的地方不一样,她不知道也是正常。

    到凌晨近三点,她精神尚可是便听到刷卡开门口,把床头灯打开,扬声道:“都办完了?”

    “怎么还没有睡?”关门的段昭安一听,快一步走过玄关进来,见电视还亮着就知道她是一边看电视打发时间,一边等他回来。

    顾晨从床上爬起来,接过他脱下来的外套放在衣帽架上挂好,等他准备脱薄羊绒衫的时候就好整以暇地看着了。

    她爱极了段昭安在脱套头衣时,那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性感。

    肌理精壮,线条流畅的腰身会在他伸手臂的时候半露出来,再加上小露出来的人鱼线,……当真是性感到见一次就想摸一次。

    “乖,先去睡。”脱完羊绒衫的段昭安一转身,见她还是赤着足站在地毯上,山里头冷,虽开着暖气,但并不是很足,赤站脚踩在地毯上还是有凉意。

    走过来直接是弯腰一把将顾晨抱起来,“盖上被子,今晚上在山顶上吹了冷风,再不注意一点当心感冒地。”身体再好也得养着,更何况,她底子还是个虚的。

    这会儿,段昭安到有些后悔起大半夜的带顾晨去看星星了。

    顾晨双手直接是勾着他脖子,细长的眼细细的睨着他,眸光潋滟,勾到人心里头都痒痒的,“怎么,你这衣服都脱了,还要再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