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5.第2605章 事难万全,人心难测(四)

    这是试探,也是让自己放心。

    能得忠诚之士的效忠这是好事,也足说明段昭安即有驽人之力,亦是御人之才。

    他就放心了,毕竟,把退役军人暗中留在自己的身边办事,一旦事情显有泄露,那段家真会是大劫而来。

    外面传来敲门声,铁蟒心里头绷着的那口气是彻底地松下来,连忙道:“是段少,首长,我去请段少进来。”已经走去开门了。

    而段将军带来到两位士兵依旧是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跟雕塑似的,仿佛是连敲门声都没有听到。

    这是段将军的心腹,是真正的心腹,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在段将军身边,铁蟒将门打开,朝段昭安微微颔首,轻声道:“首长在里面,段少,您请。”

    “把段讳谨送走。”段昭安一句话就定了段讳谨下半辈子,送去哪里,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同时,也会让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可能再回来。

    他并没有有意压低声音,段将军很清楚地听到他的吩咐,心里已经是微微叹了口气。

    “先别急着送,我还有几句话要跟他说说。”段将军开了口,毕竟是自己的弟弟,虽不同母,但还是同父。再者,上代人恩怨不应追加在下代人身上,他与段讳谨到底还是兄弟。

    真要做绝了,……心里这一关也难过。

    昭安则不一样,他对段讳谨并无什么亲情,也没有羁绊,说处理掉绝对不会心慈手软。今晚若不是自己来得及时,这会儿……段讳谨只怕就早没了气。

    老爷子是不希望他出面,只是,这回不能依着老爷子了。老爷子的手段……,说实心里话,家里谁最像老爷子非昭安莫属了。

    真要狠下心来,没有老爷子下不了手的事。

    段昭安进来随手便把门关上,是淡然问起,“这几日军部事务繁杂,家里的事您交给我处理就可以,不用亲自跑一趟。”都直接找过来,他就知道段讳谨的事就这么掀过去了。

    “也没有什么大事,我看你不在家,干脆自己过来一趟了。”段将军指了指房间里另一张木椅,严肃的脸上含着几分暖色,“坐吧,咱伯侄俩好好说回话。”

    这是要促膝长谈了?段昭安眉峰微地挑了挑,姿态清贵而优雅地坐了下来,“如果您是说段讳谨的事,我已照您的吩咐办了。”

    人,他放,但怎么放,放去哪里得是他做主。

    在自己这个大伯面前,他这位侄子是一向镇定得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哪怕是犯了大错,也是神情自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别人冤枉了他。

    段将军也不恼,等他坐下来后才不紧不慢开了口,“段讳谨按近里来说,他也是你叔,当然,我知道他当你叔确实不太够格。”

    “可不管怎么样,你不认他当叔叔,我却不能不认他这个弟弟。”

    “不,您说错了。”段昭安淡地打断,凉薄的声色低沉而内敛,“不是我不认他这个叔叔,而是他做的事情,却实不像是一个长辈所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