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1.第2571章 你追我逐(四)

    老板娘姓吴,认识段讳谨有四年之久,也就是说四年前她就给段讳谨当了情妇。

    她也没有问段讳谨为什么要离开,指着放在化妆台上的钥匙道:“搁在化妆台上,你自己拿罢。油是满的,你想什么时候离开都成。”

    一把抓过车钥匙的段讳谨见吴山翠一心为自己着想,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走过来一把抱住她,沉道:“等我回来,过了这阵风头后我回来找你!”

    “记住,不管谁来你一定要咬着不认识我!农家小院的户主我上个月就改成了你的私产,你自己留好了,别被人给哄骗过去。”

    吴山翠的眼角有些泛红,温顺地点点头,道:“你放心吧,这是我们的家,我哪都不去,我会守着等你回来!”

    又道:“我去厨房里给你准备几样腌菜,再给你蒸几个馒头,你在路上吃。”

    离开前,段讳谨又不死心地给俞从琴打去电话,提示还是关机。

    如困兽的他赤红着眼在房间里等着吴山翠,在房里走来走去没有一分钟是消停,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还没有等到吴山翠,如惊弓之鸟的段讳谨头皮就是一紧,来出去找人的心思都没有,翻上通往后院的窗户。

    他得逃,再不逃就晚了!

    从窗户框里一翻出来,段讳谨后背一下子是结结实实的挨上一闷棍,当即就把他打成个狗扒。

    “******……”他破口大骂,还没有骂完,撑着地的右手被人一下子拧起,那力气之狠仿佛是要把他整条右臂都要废掉。

    确实是要废掉他这条右臂,乌漆漆的后院里铁蟒山塔般的体型往边上一站,就山压顶似把段讳谨完完全全笼罩在黑暗中。

    不开口,只干事,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段讳谨的右臂是诡异的弯折着,不是一个,是上下都弯折。

    痛,哪个痛是噬心般痛,段讳谨完全没有办法叫出来,整个人是一抽一抽的,如同跳上岸的尾鱼,在最后还在挣扎着。

    “废一条右臂,留一条命,你说划算不划算?”铁蟒轻笑说道,捂紧段讳谨的嘴,不让他能发出半点声音,单膝压在对方的后背上,轻而易举地让段讳谨压在地上,无翻身机会。

    铁蟒的声音素来低沉,不是有磁性的低沉,还是像长年累月吼着嗓子练出来的低沉,白日听着是纯朴,大夜上听着则是多了层诡异,听着令人后背发凉。

    段讳谨已经听不到他说了什么,疼晕过去的他双手是死死揪着一把泥土,后院里渐枯的野草是攥了一手。

    “把人扛出来。”黑暗中,传来葵蛇平静如水的冷凉声,吴山翠嘴硬,到现在也没有从她嘴里撬出什么,情妇,……这么刚硬的情妇会看上段讳谨。

    当然,假戏也有可能会真做,最少,吴山翠是真心实意地替段讳谨准备逃亡路上吃的腌菜、馒头。如果不到那个通风报信的电话,这个老板娘就差点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

    这几天青云吃调理内分必的达英35副作用相当严重,头痛、恶心、呕吐、失眠,更新会慢下来,很抱歉。还有这种药坑爹的是,吃了就不能停,周期就是21天,真是上了贼船下不来的苦逼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