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7.第2557章 急风骤雨行(十)

    说完,那女子翻身,仰面躺在韩嘉国的脚下,纤细的手主动抓住韩嘉国的脚,往自己胸口上来蹭。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分明是干着肮脏的事,但双方却是彼此享受着。

    韩嘉国踩在女子柔软的胸前,低下头,笑骂了句,“贱人……”

    他没有把手机捂住,这句“贱人”正好就让俞从琴给听到,对向来只有她骂人,没人敢骂她的俞从琴来说,简直就是坐在她肩膀上撒尿了!

    “问候你祖宗十八代,你个天阉的敢骂老娘,老娘骂不死你。”俞从琴是骂到韩嘉国脸都是黑的,她是尽兴的,韩嘉国却是气到手机都摔破。

    妈的,给脸不要脸的臭(女表)子!

    这回,俞从琴是学乖了,京里的官是很多,有钱人是很多,可谁能大得过段家去!

    秦微澜说了,只要那人再给自己电话,让她务必通知段家。

    这可是她将功赎罪的好机会,必须要告诉秦微澜才行!

    医院这里,秦微澜把自己的猜测告诉段昭安,“这事件我担心是有人借段讳谨的手,来整我们段家。昭荣才回来,就出了讳谨的事,整我们段家的可能性很大。”

    老爷子由段昭荣陪同着,人老了,虽然今晚是看似凶险,最后安然渡过,但对老爷子来说又是一次元气大伤。

    后辈们有心就成了,人多了都围在病房里,反而影响老爷子的休息。

    “段讳谨的事情我们不能插手,一旦插手,就当了。”秦微澜的脸色沉如水,眼底里是一片极少在顾晨面前露出来的凌厉,她的身份虽说是记录员之类,但她的身手可不是干着跟表面工作一样的活。

    顾晨是见识过秦微澜的身手,知道眼前这位婶婶可不是干着眼前这一身如工作装打扮的活,对她眼里的凌利并不感到惊讶。

    而是沉声道:“老爷子从军部回大院的时间并不固定,可今天偏偏是让俞从琴撞见,这里面,如果没有人泄露老爷子的行踪,我可是不信了。”

    这句话是让秦微澜眼里顿生寒色,她见顾晨停下来,收敛好表情,淡笑道:“接着说。”

    顾晨才继续道:“三千万不是一个小数目,段讳谨又借的是高利贷,小婶,您的猜测是对的,这就是冲着段家来的圈套。借段讳谨一事,来败坏我们段家的名声。”

    我们段家的名声……,段昭安因她的这句话,本是抿紧的薄唇是微微弯起,眼底里有浅浅的笑掠过。

    他对秦微澜道:“婶婶,你回去休息,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你怎么来处理,这是看着是冲着老爷子来,何偿不也是冲着你们两兄弟来呢?昭荣才回来,他们就不安生了!”秦微澜显然是气极了,抬手朝桌面上一拍,“我倒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秦微澜出身外交世家,手段与魄力可不是一般,连她这个素来不太管家里事的都动了怒,可见,是真真被真气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