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9.第2549章 急风骤雨行(二)

    什么!!老爷子在医院里!!

    大惊的顾晨脸色骤变,一下子是握住段昭安那握着手机,那只握到指节狰狞,青筋盘距离的右手,“情况如何?”

    车子本是平稳起步,随着段昭安的话一落音,突然间车子跟离弦的箭一般,一下子是冲入夜幕里,段昭荣握紧方向盘,眼神冷冰,一幅生人勿近表情。

    “大伯没有说,只让我们赶过去一下。”用的是“赶”字,就说明……情况很不乐观。

    到底是怎么一回来!今早上出来的时候老爷子还好好的,精神抖擞,走路都是虎虎生威,怎么晚上突是进了医院!下午都没有收到大院里的消息,那么必是晚上的事了。

    大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整个宾利车内气压是相当低,连空气都变成了实质体一般,如石头一般压在心头上,沉甸甸的,整个人都要窒息了般。

    顾晨把车玻是整块都放了下来,冷空气是一下子灌进车内,有了冷的冲击,车内别人窒息的感觉总算是得到缓解。

    这才发现,不光是自己紧紧攥着段昭安的手,他也同样是如此,抓到她手骨都隐痛起来。

    “老爷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他还答应我,看着我们成亲,喝到孙媳妇敬的茶。”顾晨用力地回握住,一字一字,字字镇定地道:“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

    段昭荣已经是听不进后座的顾晨到底说了些什么,他才回来不到一天,才一天不到的功夫,还没有好好在老爷子面前尽孝,还有许多话没来得急跟老爷子说,……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没有向老爷子汇报!

    宾利的性能很好,底盘重,车速飙到一百五十码上也没有感觉到车身会飘起来,油门再是往下一踩,依表盘上的指针从一百五十瞬间飙升到一百八,再到二百……,整个车子快到让行人只听到一声“呼啸”声,抬头一看,已经看不到车影儿了。

    还好是晚上十点多,再加上季节已转冷,车上行人少,车子也很少,不到二十分钟段昭荣就飙到了三零一医院。

    车子直接是驶入医院内的专车位停好,车子一熄火两兄弟动作是出奇的一致,长腿一迈便已经下了车。

    顾晨也是飞快下车追上两兄弟,才走到大门口,迎面一个近四十岁的妇人神色慌慌,迎面就撞在顾晨的身上,“赶着投胎了!没长眼晴啊!!”

    那么妇人分明是自己不看路直接撞上顾晨,反而不饶人的骂起。

    赶着去见到老爷子,哪会理睬这些,但这声音……却让顾晨顿足,对同样停下来的段昭安道:“你先走,不用管我。”

    段昭安虽然也是认出来对方是谁,精致的眉目顿有戾气模生,凌厉的视线扫来,仿佛能从这妇女身上剜块肉下来。

    “好,你当心一点,对有些人不用太客气。”俞从琴,段讳谨同母异父的姐姐,没少借着段家的势兴风作浪,在段昭安故意与容照关系破裂,住院的时候还带着俞家一个侄女试图过来攀关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