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3.第2473章 段昭荣的操心(三)

    段昭安把针筒之类的东西放到酒精里消好毒,再把作有用品收好,连废弃用的针头,小药瓶都收好,不留下一点处理过伤员的痕迹。

    把紧闭的窗户打开,山里风吹起来,吹散了一帘的酒味。

    转身,段昭安就看到躺在床上,高烧不止的大哥此时是含着笑,呼吸绵长的入了睡。

    一身的伤,想到了什么好事还能笑着入睡呢?

    淡冷的俊颜神色依旧微沉,他心有介蒂,放不下为什么既然大哥能得将军信任,为什么又是一身的伤。他想不通个中关键,但只要想到一种可能,怒火便忍仰不住在心里头翻滚。

    顾晨拿着药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脸色沉冷如水的段昭安坐在床边,薄唇抿直,目光微垂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

    “怎么了?想什么事?”

    她轻声地,不忍打扰的问了一句,就安安静静地把取过来的药放在旁边的木柜上,细长的眼含着担忧,正眉头轻皱看着自己。

    段昭安伸出手,顾晨不解地同样伸出手,将手放到他修长,干躁的手掌内,他拉着她一起坐在了床沿边,“大哥发高烧是因为身上有鞭伤,我只看到了下后背,……胸前有没有,我竟然有些不敢去看。”

    他的手握住的她的手时,竟然……竟然在发颤!

    难不在段昭荣的伤还有什么不同之处,顾晨抬眸,目光锐如厉箭,寒光灼灼,“有没有问大哥伤是怎么来?还有,你在担心着什么?”

    在担心着什么呢?段昭安苦笑了一声,看了下已经熟睡的段昭荣一眼,说起一件差点发生在段昭荣身上的一件事。

    顾晨听完后,饶是她再淡定,脸上也掩不住惊讶了,“……他们……他们胆大真大!竟然还想玩弄到大哥的身上!当场死了几个?”

    提到往事,段昭安身上戾气都是刹不住,等顾晨直接说完当场死了几个,他又有些想笑。

    捏了捏她的手,叹道:“一个都没有,大哥哪个时候神智不清,哪还有力气反抗。还是酒吧的老板撞见,认出大哥是谁,暗中叫了一帮人过来,才把大哥救出来。”

    都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又临大学毕业,大哥也不曾想到自己同寝室里的同学被人收卖,要让他在毕业聚会上出丑,身败名裂。

    顾晨是做了一个擦汗的动作,也跟着长叹道:“我说,你们俩兄弟能平平安安长大成长,真是太不容易了!这各种暗算防不胜防,你们还真是命大都躲过了!”

    大哥差点被自己同寝室的同性恋同学给强上,弟弟呢,差点让保姆的女儿爬床……,仅把这两件事拿出来一说,都觉得他们能躲开都是个奇迹。

    至于别的小事,估计养在段家的世仆们,多多少少挡了许多。

    段昭安是被她的话给逗笑,抬手亲呢地捏了捏她的俏鼻,“你说得没错,我跟大哥能平安长大,真是太不容易了。”他放低着声音,生怕惊扰入睡的段昭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