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9.第2399章 难承受的疼(一)

    他的生命力在一点一点消失,顾晨抿着嘴角,还在不放弃地替他止住伤口的血,其实也没有多少效果了,根本没有办法阻止死亡的到来。

    在顾晨来这前,他已经是失血严重,尤其是贯穿伤的小腿,能坚持到现在全部战士本身的意志。

    有血从他嘴里渗出来,染红了他紧紧抱在怀里的步枪,那枪,好像是融了战士生命,枪身铮亮到发出乌黑的光。

    他的手已经无力抬起来,垂放在口袋里,手指头轻地勾动住,似乎想要从口袋里拿出什么,顾晨抿紧嘴角从他染血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

    “……我想看……看看,看……看。”他已经不行了,眼神都没有办法再聚焦起来,唯有嘴角边的笑,像是春天里的花,迎着风,自由到像是在随风起舞般。

    顾晨的眼里赤红到似要滴出血来,照片是一位很年轻的女子,依偎在一身军装的战士身边。

    这是一张婚纱照,俩人的脸上扬溢着幸福的甜笑,下面还有照片冲洗出来的日期,今年的五月一号……。

    “今年国庆,我……要结婚……了。”他看着顾晨,好像是透过顾晨的眼,看向自己的未婚妻,“……对……不起……,我等不到了……。”

    这是一个永久的失约,穷极一生都不可能再实现的失约,有泪水从他的眼角边流出来,他失焦的眼透过顾晨,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未婚妻,站在家乡的河畔边,等着他的回来。

    他还在努力地想要抬起自己的手,想要抚摸着什么,……顾晨压住胸口要炸裂般的杀意,握住了战士血染成褐黑的手,轻地覆在了自己的脸上。

    离开的战士是带着微笑,仿佛是抚摸到未婚妻娇嫩的脸,笑容永远地定格住,幸福如花般地绽放生命最后的绚烂。

    起身的顾晨,纤细的身影好像注入了世间所有的戾气一般,万物皆是要回避于她。

    弯下腰,抱起身体还微热的战士身体,她需要将为国而牺牲的战士的遗体藏好,等着胜利过后再带他回到部队,以国礼厚葬。

    云省,这片美丽而危险的地方,就是一朵巨大的罂粟花引吸着无数人的到来。

    又有谁知道,为了守护这片美丽而危险的地方,有多少战士是在用血,用命守护着它呢?

    用西木医生给的草药粉洒在战士的身边以及他的身边,防止毒虫鼠虫来打扰他,一切整完后,顾晨把步枪里的子弹都拿出来,再把弹匣重新装回。

    “走好!”向覆在树叶下的战士敬上军礼,顾晨拿着属于他步枪里的子弹无头也不回地离开。

    她会这些子弹给他报仇,一颗子弹就是一个武装贩毒分子的步,五发子弹就是五条命,她说到做到。

    通讯设备再次打开,此时,段昭安已经离顾晨很近。

    “刚送走了一位战士离开,准备进村。”顾晨平静地说着,淡冷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仿佛,刚才一身杀意的她不过是个错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