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9.第2299章 依依不舍(九)

    明晚上,她们三个肯定又要好晚才回来。本来晚上就是她睡房间,他睡书房……,也只有大清早才能碰面,后天她就要去部队,都舍不得放人走。

    顾晨洗完澡出来,便看到一身绸缎靓蓝睡衣的段昭安正躺在床上,手里还有模有样地翻着书,仿佛,他刚才一直在房间里,只是自己没有看到他。

    爬了一天长城,再不太出汗也是一身汗味的顾晨上了楼就是洗澡。这会儿美人出浴,肌肤似雪,还着凉凉的水意,愈发显得唇红齿白,分外诱人。

    段昭安从书中抬起头,看着因擦头发,绸缎睡衣调微地从肩膀滑了少许,露出骨骼纤细的性感香肩。

    “过来。”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俊美又英气的眉间含着笑,“我给你擦擦头发。”

    他擦头发很温柔,每擦一会儿还喜欢将手指从她发间穿过,枕身他腿上,顾晨惬意地眯上了眼,“帮我按按头部。”

    能直接使唤他伺候,也只能是她一个人的权利。

    顾晨不喜欢用吹风机吹头发,段昭安是知道,所以擦得很仔细,眼帘微微低垂,看着嘴唇娇嫩如花的女友,还有如山恋般起伏的****随着她开口说话题微微起伏着,性感的喉结不由地滑动了下。

    “爬累了?”

    从下午开始,她的手机就接不通,到了四点过后就是段曲冰的手机打不通,等到六点过后,栾粟的手机也直接关机。可见,她们三个都是没有把手机充足了电。

    如婶婶的说,要不是知道三五个坏人近不了她们的身,他还真有可能选择报警。

    顾晨揉了揉肩膀,随着他修长手指在头部按动,是舒舒服服眯紧眼,仿佛全身筋骨都得到放松般,“不累,栾粟爱美,爬个长城还穿双高跟鞋,后来是我跟曲冰轮流将她在背下来。”

    就算是如此,她后脚根还是磨出一个水泡出来。

    “她一向喜欢惹麻烦回来。”段昭安精辟总结,对堂妹这位从初中起就是好友的栾粟,他还是了解。一个说好听点就是心宽大,说差了点就是少根筋的小姑娘。

    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友竟然也能跟她成为好朋友。也说明,这姑娘品性确实是值得深交。

    比她爸爸不知道要好多少倍,看来是肖似其母了。

    顾晨可不许有人说好友的坏,连自己的男人都不成,直接抬手,就在他腿上拍了一下,“不许说她坏话,我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吗?”

    “不说,不说。”这一巴掌拍得还挺重,都有股火辣辣的痛,段昭安是哭笑不得起来,还真是不疼他呢,“还有哪里不舒服?一起按会?”

    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想让他按按。

    “背不舒服,腿也不舒服,全身都不舒服。”得寸进尺起来了,哼哼叽叽说起全身都不舒服了。

    段昭安也乐意伺候着,还真是从头到脚,伺候到顾晨舒服到直(口申)呤,那声音落在已经按到心猿意马的段昭安耳里,就是无数根火柴“哗”地一声点燃,烧到心口都热得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