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8.第2298章 依依不舍(八)

    顾晨,……顾晨,顾晨与这张东方面孔非常肖似。

    不同是,这张面孔眉目温婉,看着镜头时嘴角微微扬起,这是一个刚柔并济的东方女子。

    而顾晨眉日冷漠,笑时,嘴角含着若有若无的邪气,像是一朵花开不败的罂粟花,会沉醉在她充满危险的美中。

    这就是段瑞夙给他的邮件,两张照片在手,段昭安面色平静的从一个格子里拿出个信封,把照片装进去。既然到了这地步,他需要同顾晨说说才行。

    顾晨不找亲生父母,她多少能看出来是在排斥,要把这个话题提起,还需要她心情都不错才行。

    这一天,段曲冰与栾粟带着顾晨爬了长城,她们三个爬长城可不是像游客们爬到好汉坡就返回,而是一爬就是爬上一天。顾晨好歹也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长城的宏伟事迹她还是知道。

    回到大院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开门的秦微澜,看到两人一道回来,不脸还一幅意尤味尽的欢快劲,再想到留在家里不能陪女朋友的侄子,看向顾晨的眼神尽是戏谑。秦微澜是极喜爱顾晨,自己的女儿自十岁起就极少回来,如今还在国外为国家效命,算起来,她都有七年没有见自己的女儿了。

    自己的女儿没有在身边,是把段曲冰与顾晨当成亲生女儿来疼。

    见两人脸上还冒着汗,连忙又道:“屋里凉,屋里凉!把汗擦一擦再进去。”

    年轻人在这上面都不太注意,到了老了才知道吃亏。

    顾晨接过递来的毛币擦汗,这边秦微澜已经是打趣起来,“可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楼上那位要出去找人了。”

    又笑道:“手机都打不通,还好我们都知道三五几个坏人近不了你们的身,我这边都要报警找人了。”

    一向寡言的段曲冰闻言,一个人是抿着嘴笑起来,“婶婶,我们回来很早了,再早,总不能饿着肚子回来。”

    每回顾晨过来,她这侄女的话都要多起来,果然是要跟同龄人玩才行。

    “你们是吃饱了回来,楼上那位我瞧着没怎么吃就跟你爸下棋去了。”

    顾晨由着她打趣,淡定地擦过汗,笑眯眯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婶婶跟叔叔不也一样吗?昨晚上我出来喝水,还听到叔叔跟婶婶在打电话呢。”

    “了不得了,了不得了,都听起墙脚根了喽。”

    楼上,段昭安听到了动静,开始速战速决起来。

    同段将军下棋本就是在消磨时间,现在,等待的人已经回来,他哪还有心思陪着段将军下棋呢。本是温吞的棋风突然大变,变得大杀四方,无比的凛冽。

    段将军没下招就直接落败,把手里的黑子往棋匣子里一丢,哭笑不得道:“敢情这两晚,你都是陪着我磨时间了?”

    “没办法,您一定要下,我怕你输太难看,只好磨叽一点。”把白子丢回棋匣子里,盘膝坐在薄垫上的段昭安站起来,长身玉立,有说不出来的优雅恣意,“今晚只能陪您到这里,明晚上,再继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