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9.第2279章 现实就是打脸的(二)

    效果当然是比林兰姻这种一口一句小三,步步紧逼的姿态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在。

    余永熠看在眼里,眼里又是多了一次欣赏。

    昭安还真是会挑人,眼光一如即往地他们三个要好要高,下个乡还能捡到一个比稀世珍宝还要难得的宝贝,老天爷还真是挺照顾他。

    她不出声,让林兰姻跟自己懊起气来。

    这个国防生不是很张扬吗?怎么给她机会张扬,她竟然能如此沉得住气呢?难道是因为余永熠在场的原故?

    一个人的独角戏是很难唱下去,顾晨不理睬,林兰姻眉头皱了下,余光微微扫了四周一眼,发现随着顾晨悠然自得的看书后,一些本对顾晨有几分探究的视线,反而落在自己身上来了。

    不好,……她刚才又失态了!

    林兰姻心里顿时一个激灵,手指头是倏地收紧起来,刚才,她是因为顾晨压着嗓子说了难听的话后才开始反击,本想给顾晨一个教训,让她在大众广厅之下失了颜面,再坐实她就是第三者。

    现在的结果并不太妙,她说得太多,反而在无形中落了下乘。

    余永熠看了下时间,之前昭安有来电话,大约十五分左右能到达凤凰楼,这会儿都过了十五分钟,想必已经是到包厢里了。

    低了头,对顾晨轻声道:“去包厢,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这是要等顾晨离开后,他才替她出头。其间,自然是为顾晨考虑,她在,他来出头,就有些不太妥当了。毕竟,顾晨是段昭安的女朋友。

    她走后,身为朋友的他看不下去,两者的性质就大不一样,也不会再添风言风语。

    在这一点上面,余永熠是非常细心,这也是为什么俞灵跟他只见面两回,就已经心悦了。多金,细心,又洁身自爱的男人,谁不动心呢。

    顾晨却是摇摇头,轻地挑了挑眉,脸上的笑如风般的轻淡,抬了抬眼眼,用一种完全不在乎的眼神扫了还站着不走,试图让自己失态的林兰姻,勾着嘴角戏谑道:“对不在意的人,无论她说什么,都不必去理会。”

    “你理了,还当自己听进了她的话,会受到她话语的影响。只要不理不睬,由她一个人跟跳梁小丑一样上窜下窜,虽然是让眼睛遭了点罪,权当是在看猴戏吧。”

    把林兰姻当成猴子?余永熠的嘴角是很轻地弯了下,“你说得不错,我得向你学习。走吧,回包厢里等。清自自清,浊者自浊,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身为昭安的朋友是最清楚不过了。”

    “有我们顶着,谁也,奈何不了你。”

    这话,既然是说给林兰姻听,也是说过休闲室里客人们听。

    也确实是余永熠这句话,让有几名是随丈夫出来的优雅妇人清醒过来,一位与段昭安四堂嫂有一点交往,穿着一身靓蓝旗袍的贵妇抿着嘴,对另一位贵妇道:“刚才我还真有些听不下去的,不过余少这么一说,我就醒过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