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6.第2216章 微妙的时光(三)

    “段讳谨是一位俞姓老太太所生,当年俞家还算得上是老爷子的救命恩人,只是,人心不足,太贪了。”

    救命恩人?这个顾晨还真不知道。

    “荡动年间,老爷子也是被批,不得不下乡去了陕西。俞家的老家就是陕西,老爷子在此之前其实算是顺风顺水,家世好,打仗好,可以说是平步青云。”

    “被好友出卖背叛是让老爷子大受打击,下乡的时候本来就是身上旧疾复发,正在医院治疗间。等到了乡里,用老爷子的话来说,真是穷到大晚上怕被人杀了煮着吃。”

    “带病过去,连续一周在烈日下农作,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是俞家老太太的大哥背着老爷子回来,在自个家照顾了三天三夜,这才把老爷子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这个故事说来就有些长了,赵又铭花了五分钟才把老爷子那段黑暗日子的故事说完。

    救老爷子的俞家大哥老实,一结婚就被家里人分家给踢了出来,老实巴交的汉子无意救了老爷子一命,后来老爷子重新回了京,自然是要感谢俞家大哥。

    可惜的是信是送了,派出去的人是去接了,可接回来的不是俞家的大哥,是俞家老太太的二哥一家,还有当时年轻又有点姿色的俞家老太太,并带着俞家大哥两口留下的一儿一女来京。

    俞家大哥没有熬过那段最苦最没盼头的日子,跟着自己媳妇双双撒手离开,留下一儿一女。

    事情没有结束,老爷子感恩俞家大哥的帮助,就把投奔过来的俞家二哥与当年还是做姑娘的俞老太太留在京里,顺便照顾俞家大哥留下的一双儿女。

    就在这段时间里,段老爷子被政敌算计,吃了一些脏药,便当时放老宅当管工的俞家二哥一家人算计,算计的结果就是多了段讳谨这个私生子。

    “段讳谨老爷子不是没有想要认过,在认之前,老爷子暗中观察过一段时间,……完全是随了俞老太太的性子,自私,小气,爱算计。这样的人放进来,就是一个祸害。”

    赵又铭轻地拍了拍在顾晨的肩膀这,“还有一点,段讳谨很会抱委屈,你看到了,离远一点。当年,章家的女儿就是被他的花言巧语骗到手。”

    前面,顾晨听得很认真,黛眉都微拧着,最后一句便觉得有些不太对味了。

    不等顾晨说什么,赵又铭表情一本正经地下楼了,他脚步很轻,轻到连楼道里的感应灯都没有亮起来。

    算了,让他扳回一局吧。

    花言巧语,他这是在说她也是个女子,当心一时心软,被段讳谨骗去。虽有贬她的意思,其中也不泛有提醒她的意思。

    手机一直没有再响起,顾晨站在黑暗中,修长的手指在键上按了按,便回拨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传来的就是翟夫人的声音,“喂,是顾晨吗?我是舅妈。”

    翟夫人为人不错,对刘桂秀也是相当照顾,顾晨是满意认她为舅妈,微笑道:“嗯,是我。最近还好吗?刚才有点事,不太方便接电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