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4.第2214章 微妙的时光(一)

    林兰姻是不想吵起来,见对方主动放低姿态,又看到对方眼里有对俞从琴不掩饰的轻蔑,聪明如她便知道应该怎么做,“原来寻蕊婶婶也在,我是过来看昭安。他伤得有些重,不方便会客,寻蕊婶婶要不还是下回再来吧。”

    多树敌一人,就得多一分风险,章家虽然在京里只算是小门小户,小门小户真要发起狠来,用的都是道上的狠,林兰姻是不想再节外生枝,既然对方给了自己脸子,这份礼,她得还敬上。

    一声寻蕊婶婶,就是她的表态。

    “我也正有这个意思,只不过……”章寻蕊脸上疏离的礼貌微笑真了三分,视线冷冷地扫过俞从琴,鄙夷道:“只不过有些人喜欢为难别人,既然林大小姐都说不方便看望,哪婶子下回再来。”

    “这会麻烦林大小姐替婶子向昭安问声好,让他好好养着,别操心太多。”

    尽管心里是瞧不起段讳谨一家,不对对章寻蕊的识相还是很受用,闻言,林兰姻脸上的笑是多了几分,“放心,我一定会带到。”

    她倒是没有想过自己也会被拒之门外。

    病房里赵又铭挂了电话,朝顾晨笑道:“外面只怕是吵起来,影响到其他病人休息,有人已经请了保安上来。”他站起身,是不打算留在这里影响小两口,“人我送到,就不方便再留下来,我先回军部,晚点再随段将军一起过来。”

    顾晨手机碰巧地震动起来,拿起来一看,显示的是宣州的区号。

    在宣州,她唯一牵挂着的就是刘桂秀与她肚子里的孩子,见赵又铭要走,把水果盘放到床头柜上,“我送你,顺便接个电话。”

    复又对段昭安道:“你可以午睡一会,是宣州打来的电话,估计通话时间会久一点。”说话间,她的视线是朝病房里某个地方扫了一眼,再是淡淡地收了回来。

    中午一点半,正好是午休的时候,段昭安的视线不着痕迹地朝病房里洗手间的方向看了一眼,刚才,她也是朝洗手间里扫了一眼。

    段昭安忍不住想抚抚额头,藏在里面的尾腹再怎么屏气敛气,是不可能瞒过她的眼睛。

    赵队都没有发现,她只怕是一进来就发现,所以,故意选择紧坐在自己的病床边,言行举止有意透着亲昵,……这是在吸引赵又铭注意力的时候,也让赵又铭知道自己多留下来,是很不合适。

    确实是不合适,赵又铭并不知道他手下暗中有这样一批除段家势力以外的能力,且,全是猛虎队的退役军人。

    当然,肯定不仅仅只是顾晨认识的七人。

    这七人,听从于葵蛇,葵蛇听令于他,而在七人的下面,除葵蛇之外,他们又是六只分队的队长,名下同样是猛虎队里的退役军人。

    赵又铭还想客气一下,听到顾晨怕影响病人的休息去外面接电话,送自己不过是顺便,便失笑道:“你这小丫头,送客也得有个送客的成意吧,为了跟昭安解释清楚,就不怕把我得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