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3.第2203章 自取其辱(八)

    “段昭荣没了,段老爷子要退体了,这些人不敢动老爷子与段将军,就把矛头对准了段昭安,只要把段家的根拨干净,段将军拉下马是迟早的事情。”

    “穆敬怀以前是敬着段家,现在是反着段家。可见,是有人把他身体里最大最狠的赌性激发。为了自己,为了穆文安,他赌起了!”

    她冷静到可怕,直觉也是敏锐到可怕。分析人与事的时候,好像手中有一把手术刀,把经经脉脉都分剔得干干净净,这样的分析其实是可怕的。

    明明不是很熟,但经过几事件,她就好像是你这辈子熟悉你的朋友,这样的感觉给任何人都觉得是可怕。

    到一个路口的时候,赵又铭并没有提醒顾晨应该是要往左边拐,他不过是只走了一步,前在前面半步的顾晨已经是很自然地左拐过来,行云流水般的,似乎早知道他会左拐一般。

    她在说话的时候,眼观八方,耳听四方,他步伐稍微一变都逃不脱她的观察。

    观察力,同样是敏锐到可怕。

    赵又铭已经是笑了起来,他看着长大的丫头,从来就是不那么的普通。穆敬怀轻心大意,在她身上栽个跟头,真是不委屈。

    “昭安的重点没有在自己身上,他的重点石是找出让段昭荣失踪的元凶。而这个元凶么,也就是想要把段家连根拨起的元凶。”

    有了目标,有了线索,再难也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顾晨静静地听着,像这些事情,由段昭安与赵又铭来查就好,她高坐钩鱼台,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到她的身上,把危险也引到她的身上,让段昭安在暗中更安全地调查……这就很好,真的很好。

    “不说这些了,现在你心里有个谱就成。”每次提到这些事情,她的脸色……可不是很好,冷而沉,更透着这个年纪不应该有戾气,隐隐中,他还能感觉到很重的杀气。

    有时候,他也能迷惑,为什么一个小丫头身上有那么重的戾气,带着血腥的戾气。

    大兴安岭里的事情他已经全部清楚,尤其是谢景曜告诉他,面对百兽之王,听着让人膝盖发软的虎啸声,她不但不害怕,还能面不改色走到百兽之王身边……,然后,老虎变大猫,被她扛着回来!

    扛着老虎走,还能做到让老虎乖顺,这就是气势,有让老虎都害怕的气势。

    动物的直觉最为敏锐,而老虎只有别人怕它的份,哪怕是动物园里养着的老虎,都散发着凶煞的王者霸气。可碰上顾晨,就温顺了。

    她用自己气势,震慑住了老虎。

    这样的奇女子,能让她付出感情,赵又铭这会儿认为,段昭安能得到她的感情,不可谓不幸运。

    一时间,便感慨起来,“你陪在昭安身边,不管是老爷子还是段将军,都觉得很放心。”用老爷子的话来说,这么一个好姑娘瞧上他孙子,还不赶紧订下来就是傻子了!

    顾晨弯弯嘴角,对这种话很是受用,笑眯眯道:“你说得不错,他碰上我,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几世修来的福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