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6.第2126章 不好的预感(八)

    近到,能闻到她身上淡淡地清香,像是寒梅,清沁而幽香。

    他想忍住自己的视线不要往她脸上而去,心里与大脑尽管都是这么想着,可行动上却是完全不能控制住自己,无论怎么努力着,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要看过去。

    极少与她这样靠着,能看清楚她长而黑的眼睫是如此的浓密,难怪有时候觉得她眸波似水,看似冷漠又觉多情。这么浓密的眼睫,为那双幽黑深垠于的眼添了不少风情。

    她的嘴唇喜欢微微弯脸,看人的时候,最爱似笑非笑地看着人,你只看到她嘴角边那抹有着淡淡邪肆的笑,极容易忽略她眼里的冷。

    时而冷漠,时而温柔体贴的她,……他又怎么舍得就此罢手?

    就算是苦着,就算是受着煎熬,总觉得也是一种安慰,可一旦放了手,却跟另外一个女人相亲相爱,只是想想,心脏都是绞痛到不能呼吸。

    放弃,太难了,再难走,前路再荆棘丛林,踩到双脚流血直到身体都是支离破碎,也好过……就这样的放弃。

    这回,容照的视线停留得久了点,顾晨皱了皱眉,想一下子睁开眼,最后还是给了容照一点提示。

    眼睫只是轻地颤了颤,停留在脸上的视线如受惊般一下子是唆离开,顾晨这才睁开眼睛,沉道:“怎么,不舒服?忍忍,还有一会儿才能道。”

    睁开的眼里是一片暗色,黑漆黑漆,像是墨泼了般的夜色,透着寂静的寒色。

    容照心里一凛,便明白为来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昭安从来都很放心她与他的相处,……答案就是这么的简单,顾晨不爱自己,是干脆到任何时候都不留一点希望,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放心自己与她靠得这么近吧。

    嘴角动了动,容照轻道:“有些,我想自己躺躺。”

    照顾段昭安的卫生员闻言,立马是很严肃地开口,“不可以,你现在这种情况不能一个人躺着。你的战友很稳,能托得住你的身子,不会让弹片再往肋骨中央卡去。”

    小县城的医院做简单的手术可以,但对弹片的处理是不成,只能是送往大城市的医院。

    后勤这边早已经准备好,一下武直立马进入手术室,两人是一道进入同一层的手术室,顾晨就坐在外面,一身血的她穿着作战服,带着头盔,往手术室外面的椅上一坐,那一般的煞气是让护士们都不敢靠近。

    最后是上了年纪,经验丰富的护士长出面。

    “同志,你要不要做个检查?”护士长轻地开口,却被顾晨抬眸时,眼里的寒气吓到不由后退了一步,这是个女兵……,一个身上有着让人害怕气势的女兵。

    顾晨刚才一直盯着自己身上,手上的血出神,护士长开口的时候,她一时间没有收敛好眼里的戾气,见对方吓到退后一步,连忙微微一笑,开了口,“不用,我没有事,身上的血是我两位战友的血。”

    “你忙,我在外面等他们手术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