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5.第2095章 铁血柔情(十)

    段昭安真觉就她渡过来的那么一小口,竟然他此时此刻感到了醉意。

    人未醉,心却醉。

    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肩膀上,就算是情动两人也及时收了手,……解个嘴馋就够了,再下去是真影响不好了。

    “睡吧,明天可以晚一点起来。”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一下又一下的,如水一般的温柔。

    顾晨的热情确实是让段昭安招架不住起来,尤其前刻两人一道经历生死劫,大劫余生过后,不光是情感上渴望能得到彼此的回复,就连身体也渴望得到回复。

    两人呼吸都一些紊乱,时高时低的,胸前都是起伏。

    段昭安只需要稍微低头,就能看到那她隐藏在绒衣的丘峦,他想,那一口酒真是把他喝醉了。醉了心,也乱了心,轻拍在她后背上的手还隐带着兴奋的颤粟,她的热情,总能让他克制不知自己。

    “不想睡,怎么办?”顾晨轻地咕浓了一句,轻下来的清冽声色就像是羽毛一般,轻地挠着他的心尖,她情已动,如火如荼,能把她与他一燃烧。

    酒的香味就是催情的剂,让她白皙如玉的皮肤已如烟锦般的绯红,眼儿水漉漉的,如此的妖娆,偏有那么的清澈。

    段昭安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口干舌躁起来。

    “不想睡,怎么办?”

    他还没有回答,她又用勾着人魂的懒懒声音继续问着,手指头是有一下,没一下的他脸上轻弄着,最喜欢是把食指放在他唇边轻弄着。

    本来就克制不了自己,她还做出如此带暧昧性质的动作,段昭安觉得到自己心里好不容易筑起来的理智就跟豆腐渣切的一样又开始在崩塌着。

    ……在她面前,他的理智,他的冷静从来是徘徊在负一与正一之间。

    碰上她,就是他的劫,心甘情愿沦陷下去的劫,哪怕星辰变化,沧海成桑田,对她的感情已经是深到仿佛已是从亘古走到了现在,从未改变过。

    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段昭安叹了口气,低低地笑道:“你想怎么办?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跑两圈?散散火气?”他还真想起来去跑两圈了。

    “跑两圈?”亏他能想得出来!可她现在不想跑怎么办呢?

    嘴角勾了勾的顾晨埋首在他的颈间,天使与恶魔一直在决斗着,最终,天使节节败退,恶摩趾高气扬开始在脑海里肆行起来。

    便有了,她伸出舌尖灵活地在他颈间轻地舔一舔。

    只不过是一下!段昭安的精壮的身子瞬间绷直,很悲剧的发现,他那豆腐渣的理智全给塌了,快到让自己都有些接受不了。

    “青竹的味道,我最喜欢的味道。”舔过后,顾晨是生怕自己添的火力不够,还品尝着说出自己的感觉,“第一眼看到你,我就闻到你身上有我喜欢的味道,怕在田埂里,泥土的泥腥气味都被我自动屏了。”

    好吧,气氛太好,顾晨开始旧事重提,一提,不留神就出来自己当年其实就是被段昭安给吸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