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9.第2039章 杀机重重(七)

    确实是如此,谢景曜同样有心想把对方无声无息解决,却是不能的。

    顾晨的修眉是拧到要打结了,又是干系到法律!

    最终还是没有亲手杀了对方,不过,对这个登徒子,顾晨秉着‘死可免,活难恕’的原则,毫不客气的将他痛扁了一顿。

    谢景曜很有耐心地等,不能把陌生男子给杀了,他心里也有气!让她打一打也好,打到只剩半条命,只要人还活着就成。

    很有责任心的谢景曜先生说了,不能杀人!杀的要还是这种人,只会脏了自己的手。需要为承认谢景曜说得确实是对的,可是,为什么总有点不太情愿地放过呢?

    杀不得,就打吧,打的对方只剩半条命,这样总没问题了吧?

    山洞内不时的传出海哥凄厉悲惨的叫声,谢景曜看着顾晨彪悍的打人举动,只觉得这画面太美,他不忍心看了。

    这么凶残的女人,也不知道段昭安是怎么瞧上眼的!

    彼时的段昭安,正与副队长容照因为顾晨、谢景曜两人或许已经牺牲而气压低低,两人站在雪地里,脸色皆是沉如寒冰。

    武警这边只派一名武警队员过来,对方的脸色非常的低沉,年轻的面孔里充满了内疚,只说了一句坠湖,下落不明……,便已经是低下了头。

    坠湖,下落不明?

    容照在没有看到顾晨与谢景曜一起回来,当即心中已经就“咯噔”了一下,听完后,眼前就是一黑,连身形都晃动了下。

    “对不起,如果为了帮助我们,他们也不会坠湖,我们想下湖去搜救,可是根本没有办法下去。”年轻的武警战士站在两位气压极低的军人面前,想到候队令人齿寒的作法,更加是内疚不安起来。

    “他们掉进哪个湖泊里了?你们派人带我们去找!”

    一道绷紧的声音突然间从一棵松树旁边冒出来,接着,武警战士便看到一个同样身材高大,壮实的男子跨步走出来。他走在积雪里,每一次抬脚迈步都透着刚劲的力道……,走来的身影就像是现身的猛虎,是一身的凶气。

    他什么时候来的?他怎么一点都没发现!这些不同寻常的人……到底是哪一支部队的?为什么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连他这个新兵都能感觉得到的凶气?

    八号没有沉住气,开什么玩笑,现在是他们的两位战士下落不明,他哪里能沉得住气,目光沉冷静盯站前来报告的武警,催促质问的声音里有着极得的戾气。

    他们可都是杀过人的,一身的戾气让这位服役不到半年的森林武警战士不寒而粟。

    段昭安略地抬了抬手,阻止八号继续说下去,而是道:“你们队长在哪里,让他过来见我。”

    就是因为他们那位队长怕事,不敢过来,所以才派他这个新兵来!

    但想到几位老兵的交待,背脊挺直,立马道:“候队与所有战友在等候直升机过来,另外还有五余偷猎者被抓。……不是我们抓住的,都是首长手下的两位战士抓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