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5.第1915章 你不过是个路人(四)

    郑衡原本还在回忆起自己与顾晨曾经相处过的点滴,猛地听到郑母的问题,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颤。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太傻,认人不清吧。妈,我这边已经在办理离校学续了,你下午跟我去学校签个字吧。留在国内也没有什么意思,我想出国看看。”

    出了国,或许就不会想太多了。

    目光透过落地玻璃,郑衡怔怔地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人群里,没有一个与顾晨相似的背影,却有着一样的步伐,都是匆匆地行走着,不会留下来等待半步。

    没有谁会停下来等谁,时间流转,那一些回忆是随着时间流转,成灰飞烟没。

    于顾晨来说,她的时间里,从来就不会再回忆起一个叫郑衡的男人。

    一个连处理前女友身后事都没有勇气的男人,实在不算是一个敢做敢当的男人。

    从咖啡厅里出来顾晨给大院去了电话,接电话的是芳姨。

    段曲冰还未回来,有心想去医院看看,又担心会对她有什么影响,想想,便作罢。

    既然段曲冰没有回大院,那她就不必现在就过去,站在路口,顾晨回忆了下刚才穆文安行走的方向,想了想后,便拐进一条梧桐树成排成排的辅道。

    不是刻意寻找,而是反正无事可做,全凭感觉寻找了。

    穆文安……,上回在药膳馆里伤得可不是一般的轻,刚才看他走路步伐还有一些凝滞,显然伤口没有全愈就跑了出来。

    值得怀疑的是,他竟然是独自出来,连车都没有开,倒像是故意在避人耳目一般。

    在医生里,林母面色有些阴沉地走出秦教授的办公室,高跟鞋踩在光洁干净的瓷砖上,发出一声接一声有些尖锐的声音。

    回想刚才秦教授的话,林母的眉是皱紧起来。

    “病人的病情已经稳定,没有必要再留在重症监护室里,现在完全可以办手续转离到普通病房护理。”

    兰姻明明到现在连开口说话都不成,怎么可能病情稳定下来了呢?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秦教授这边都要答应继续把兰姻留下来,还说医院资源有限,医生需要合理利用,方便下一位病患才行。

    她管不了那么多人,只想让自己好不容易回来的宝贝女儿……能平平安安渡过这一劫。

    可不管她愿不愿意,病房是必须转出来。

    连纪家小公子纪锦昨晚连夜转了出来,据说现在都能吃一些清淡类的粥了。

    等林母走过来,林呈微这边已经把林兰姻转病房的手续都已经办好,几名护士正推着林兰姻从重症病房里推出来。

    “呈微,我不是说了等昭安过来再说吗?你怎么这么急就把事办好了?”林母脸上有些难看,不悦地看着擅做主张的侄子,“我都没有点头,你急什么。”

    林呈微是知道自己这位厉害婶子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只是,她把段昭安想太简单了,还当对方是几年前的年青,不会轻易拒绝人。

    抿着嘴,林呈微淡道:“婶子,这点事情不必麻烦昭安,我来处理就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