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第1902章 顾帅的郁闷纠结(九)

    不管怎么反抗,怎么挣扎,也逃脑不了他施下的禁制,挣脱不了他的束缚,只有被动地,跟着他的步伐沉醉在这个霸道的吻里。

    段昭安不知道自己还能这样疯狂的一面,游离在她后面的手完全是停不下,那自制力在一点一点的消失,随着两人的气息越来越不平,喘息声越来越重,甚至还有低低地浅吟声出来……,整个卧室的温度骤然上伸。

    与爱着的人行最爱的事,是疯狂的迷醉其中,整个大脑里再不想别的事情,只想着与对方缠绵悱恻,直到生命的尽头。

    不知道纠缠了多久,眼里的炽热似乎要把顾晨全身点燃的段昭安喘着气息,埋首在她的肩膀间,唇轻轻地碰了碰在撕扯间,而露出来的精致锁骨,声音低哑而性感地开口,“还要继续下去?五年的承诺,我怕会守不住了。”

    顾晨也是喘气不及,一身大冷淋淋的她只想说,上辈子……真是白活了!

    前戏都让她如此受不住,后戏估摸会更厉害。

    真有一些担心,她这具还未满二十岁的身体,能不能顶得住段昭安的侵入。

    睁开有些迷离的眼,眸子像是润了水一般,温漉漉看着段昭安,姝丽的眉目因为情动,有一种别样的艳美,也有一种心悸不止的纯美。

    如江南里的烟雨,也似十里河堤里的碧荷,清透到让段昭安想要继续下去……催残这份美。

    顾晨长长的吁口气,双手捧着他的俊脸,扯扯嘴角,道:“你说得对,二十岁不到的身体,真不适合这种激情。”眸里闪过一丝懊恼,明明身体素质很不错,为什么真要到这种事的时候,有一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呢。

    她不知道的是,原先的顾晨身体掏空得太厉害,顾晨虽然练了一身本事与力气,但本质上面还是空的。这也是为什么,她每次到顾家,仁姨就会煲药膳,因为她看出来顾晨的身体还是有些虚,需要把元气补回来。

    身为段家的老佣人,她自然还隐恻地提醒过段昭安。

    要不然,为什么段昭安几次下来,都要坚持五年之约呢。

    不再继续下去,就需要好好休息了。

    段昭安搂着她,让她的枕在自己的怀里,此时,两人的衣服都是相当凌乱,连床单都是皱巴巴的,可见刚才有多么激烈了。

    “还有二年,也快了。”段昭安轻抚着她的肩膀,低忖了下,又道:“仁姨说你眉心虚浮,只怕是小时候受了元气,需要好好补补。可惜仁姨去照顾小婶去了,不然,你在京城的时候,让她给你补补身体。”

    这事,顾晨是不知道。

    闻言,微微拧了拧眉,一边轻喘着气,一边狐疑道:“伤了元气?不会是说我身体不行,底子差吧。”

    “那到不至于,伤了元气是说你在某些时候,会有一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现像。像刚才,你是不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妥?”

    甚至是不妥,是非常的不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