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5.第1895章 恩爱疑,贱人滚一边(二)

    把装有温水的玻璃杯递过来,目光柔和地看着顾晨,“喝点水,下回担心我直接说出来,别藏着捂着,我是非常享受女朋友的关心。”

    “……”被他戳破自己的小心思,接过杯子准备喝水的顾晨脸色就是一僵,轻哼了声抿了几口温度适中的湿水,扬着眉,不盐不淡哼哼道:“莺莺燕燕还需要我出马来赶走?除非你需要让我来给你松松骨头。”

    “这种事,还想让我来出面解释,段少,面子别那么大,小心太大撑不住。”

    她虽是哼哼地说着,听上去,很不满意他的回答,不过,那眼里的调侃之色是掩不住的,因在梦中梦到上一辈子的血腥事而在心中生出来的不快,被眼前这个眸光温柔的男人几句话,便消散开了。

    乌黑的眸里没有刚才开灯时他见到的阴霾,一笑间,清透如水,一双璀璨的眸子像是水洗过了般,看着他的时候,有着灼灼地,让他心动不已的神彩。

    怦然心动间的段昭安抬手,一下子便把近在咫尺的顾晨搂在自己的怀里,一只搂住她的腰,一手把她紧紧地圈在了怀里。

    低下了头,准备干点事情的时候,……那只刚才自己递过来的水杯直接横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差一点点,他的嘴唇就磕在上面。

    “怪不得不开灯,原来是心怀不轨呢。”顾晨勾着嘴,打趣起他来,“每回都是一本正经地说我未满二十二岁,不能干成年人会干的事。瞧瞧,说得多冠冕堂皇啊,其实是口事心非,比我还想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段少在某一方面不行呢。”

    他确实是口事心非,尤其在自己的房间里,他是真想干点成年人应该干的事情。

    被她说到脸色一僵的男人垂眼看着还在打趣自己为乐的女人,一双寒眸眯了眯,露出危险的光芒。

    腾出一只手,把横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玻璃杯拿开,直接放到入口的玄关柜上,一把把她重新圈紧在怀里,压低了头,俊颜含着危险的暧昧,眼神更加是颇有深意地看着顾晨,“在我宝贝儿的火眼金眼下,我再隐瞒自己的小心思就没有兴趣了。”

    “不错,我还真是口事心非了。自己的女朋友在自己家里,还睡在自己的床上……,我没有一点实际行动,确实是不应该。”

    “还有,我也不想让我的宝贝儿真误会,我在这方面真不行。”

    他左腿往前一挤,搂在顾晨腰上的手一带,便把顾晨逼压到墙边,修长的腿不客气地直接挤在顾晨的双腿间,有意地把跨部一送,那份危险勃然大增。

    “行不行,宝贝儿,你现在清楚了吗?”危险的地方紧贴着顾晨的小腹,因为高度,这么一挤,嗯,挤得好严实,让她的小腹非常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的危险。

    “……”顾晨抬头,看到男人眼里倍增的危险,猛地大悟过来,真是罪过,又拿男人最不能忍受的事出来调侃了。得改,得改,别让他真以为自己不成了才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