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6.第1876章 你的诚意有多少(三)

    段昭安没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只是替顾晨细心地穿好外套,离开前对魏东道:“你看看外地有没有事情,这几天先离京。”

    他与三儿、老睿暗中查过,林兰姻是条毒蛇,需要防着她的蛇信子才行。

    “我还想跟你一块去医院看看,故人回来,我去看看也很正常……”魏东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段昭安转身间投来的淡冷视线打断,他下意识地便噤了声,虽试图还想挣扎着,但不到半秒就放弃投降。

    双手举起来,无奈道:“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三儿跟老睿去了海省,我也跑过去得了。寻友渡假,这个借口还是不错。”

    想想在外头不可一世,也是眼高于顶的魏家公子此时吃鳖到连反抗一下都不能,林若雅瞧在眼里,心里全是笑。魏东这熊模样要是让他外头那些鸯鸯燕燕看到,保准大跌眼镜。

    段昭安有时候是让段老爷子都觉得高深莫测的人,像魏东,他很清楚什么样的手段能镇住。

    而在医院这边,纪母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罪都得要赔完。

    “林夫人,你这样说那真是让我们纪家无地自容了。”纪母轻叹了口气,无论是表情,还是口气都显得无比真诚,“令千金的医费药怎么能让你们家自己出呢,令千金给我儿子挡了枪,这份情我们纪家都记在了心里。”

    “你可千万别再提说自己出医费药这类的话,这不是在躁我吗?”

    坐在纪母对面的是一位面容姣好,不过是四十左右的优雅贵妇人,她似乎是大病初愈般,脸色泛白的她手背上还插着针管,水般地药水静而极缓地流入她手背血管里。

    她眼睛泛着红,一看便知道刚刚是有哭过,闻言,声音还有些抽哽道:“纪夫人这么说,更让我无地自容了。容不是你们派出去的警方出现及时,我那苦命的女儿还不知道会遭到什么事情。”

    “她替纪锦挡枪是应该的,谁让她是名军人呢。从小她就是仗义的性子,跟她哥一样。最见不得别人过得不好。救下纪锦是她的职责,纪夫人快快别说了,是我要感谢你们纪家才对。”

    林母拭着眼泪,一声轻叹便有说不出来的苦楚,发白的脸色更让她整个人显得非常憔碎虚弱。

    半掩的病房门打开,林呈微带着护士走了进来,“婶子,点滴完了,我让护士把针管拨掉。兰姻很担心你,一直撑着没有入睡。”

    林母一来,看到病床上的女子,进入病房看到女子的眉眼,当场是眼前发黑,一下子便晕厥了过去。

    还没有来得及跟女儿好好说话的林母,便让林兰姻吓到心跳急骤加速,还好身边有林呈微照顾着,这才把两边的情况给稳定下来。

    这会儿,林父林政勤在病房里与女儿林兰姻说完,晕厥过去的林母醒来便与纪母两人坐在病房里说起了话。

    把针管一拨,林母便迫不急待要进病房看望,林呈微扶了她一把,只见他嘴唇轻轻嚅动几下,走在身后,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的纪母并未听到他说了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