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0.第1850章 聪明的人(一)

    这个世上最不缺的是聪明人,最缺的是明白人。

    林呈微目送段昭安离开后,脸上的激动渐渐地淡去,看了良久后,一丝苦笑浮于嘴角边。

    站在病房门口的他迈了几步,走到方便在外观察的可视玻璃窗前,站在这里,他不用进去便能清清楚楚地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妹妹。

    失而复得的妹妹,几年未见,已隐隐有陌生感的妹妹。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伤得这般重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也不知道她这几年去了哪里?为什么失踪了,为什么又回来了……。

    她能回来,他确实是激动万分,不止是他,整个林家都会激动。

    可激动过后,他需要担心她的处境,以执行任务而失踪,到突然间出现,……怎么向部队交待,报告怎么写呢?而有,她的眼里明显还有昭安,可昭安的眼里只有顾晨,不,应该说是段家上下的眼里都只有顾晨。

    叶部长临时前说的话,他听懂了。

    与其说是对昭安说,还不如说是在提醒他罢了,……老爷子会早点家去与顾晨多下几盘棋,这是在告诉他,以前事是以前的事,以前他们段家不会站出来说什么,现在却不一样的。

    昭安身边有顾晨,顾晨是得到老爷子的点头认可,以前的人……他们是不会再接受。

    现在,段家只认顾晨是昭安的女朋友,以前的人绝无可能再入段家上下所有人的眼。

    林呈微脸上是一片苦涩,双手插在裤兜里,目光深沉而苦涩地看着睡着的林兰姻,轻轻地闭了闭眼,尽是一脸的复杂。

    这边,纪母与纪父打完了电话,因纪锦也醒过来便急急忙忙过去瞅瞅,这会儿,武教授还在给他做详细检查,便趁这个空隙纪母又急急下楼来。

    正好看到站在玻璃窗前的林呈微。

    她认识林呈微,脚步不由地放轻了少许走过来。

    “呈微啊,你来看兰姻了?”因有内疚,纪母说话的时候带了一丝谦意。

    林呈微怔忡了下,怎么纪阿姨也知道兰姻?还一脸愧疚的表情看着他呢?

    “您好,纪阿姨。”只是一下怔忡,没有问为什么她也知道兰姻。林呈微礼貌而诚肯地微笑:“您是来医院公干吗?”

    纪母一听便知道他还不知道具体情况,重重地叹了口气,一脸愧疚道:“是昭安让你过来的吧。有进去看望兰姻吗?这孩子,唉,为了纪锦受了这么重的伤,阿姨心里头不好受。恨不能伤在纪锦身上,也是想让兰姻遭罪。”

    为了纪锦,兰姻才受这么重的伤?

    饶是素来沉稳的林呈微也不由惊问起,“阿姨,我是接到昭安的电话才匆匆赶过来。您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来吗?我听着,有些糊涂。”

    “应该要说的,应该要说的。”纪母这会儿也没有刚才那么慌了,林家不知道他们的千金回来,真要说的话,哪岂不是还多亏了他家纪锦,他们才知道林兰姻的下落?

    能这么想,虽有内疚,但不至于慌张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