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6.第1846章 狐狸的尾巴(十)

    兰姻……,这一定是兰姻!

    激动到他嘴唇是颤颤地嚅动着,“兰……兰……兰姻……。”他轻轻地喊着,小心翼翼的,生怕这是一场梦一般。

    是兰姻,这就是兰姻!兰姻的右耳有两颗极小的黑痣!

    段昭安走近,目光淡淡地落在女子额角上,“她额角上有个伤疤,但现在没有。”

    “我看看,我看看。”眼角有些湿润的林呈微细细打量起来,“兰姻一向喜欢把额头露出来,说这样看上去显得更有精神。因为伤疤的事,不得不梳下留海。她跟我说过,想去国外做个小手术,把伤疤祛掉。”

    林呈微抬手,轻轻地抚摸着女子的额角,生怕惊动了她一般,用极轻的声音咽哽着道:“兰姻右耳有两颗小黑痣,我发现后还打趣过她长了一颗聪明痣,一颗孝顺痣。”

    “昭安,你看,就在这里……,就在这里。一样的位置,一样的两颗痣。她就是兰姻,她真的是兰姻。”

    “不,我不看痣我也能认出来她是兰姻,是我的妹妹……。我要给家里去个打电话,让家里人知道才行。昭安,兰姻回来了,她真回来了。”

    林呈微激动到语无论次起来,连这是特殊病房,不能使用手机的规矩都忘记了。

    她确实是回来了,终于以这样一种绝境又逢生的方式出来了。

    “这里是病房,手机禁止使用。既然是她,先出去再说吧。”段昭安冷淡地视线落在她的脸上,金属般质感的视线让早已惊醒过来的林兰姻有些没有办法再装下去。

    他还是一样,身上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举手捉足间永远是优雅而清贵,不带一丝的感觉,无形中又添了让人心里敬畏的压迫感。

    从前的他是这般,如今的他,让她没有办法在他如君王般凛冽的气质下呼吸。

    真好,……她回来了,他还在,真的很好,真的很好。

    而且,他与哥哥还是像原来一样……,知道她回来,第一个想到通知的就是哥哥林呈微……。

    那个叫顾晨的学生,却没有在,是他支开了吗?

    黛眉轻地皱了皱,黑而浓密的眼睫更是颤了颤,仿佛是被吵醒,又似乎是做了噩梦般锁紧着眉头。

    一直激动看着她的林呈微见此,惊喜万分低声道:“兰姻,兰姻,我是呈微哥,兰姻……我是……”

    美目在缓缓地睁开,还有一些迷蒙感,看了一会儿,眼里一下子迸出灼亮的光,眼泪便汹涌而出,“哥,哥……哥……”

    她的心情是没有做假,看到熟悉的人,看到最亲的人,那种心情是不能言喻的激动。

    确实是林兰姻,已经不用等她拆掉脸上的绑带,就能确认了。

    楼下,叶荣璇在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里,她便一下子看到坐在一排钢椅里的顾晨,不用刻意地去找,只有她才能在任何时候一身潇然。

    “小顾。”叶荣璇优雅地走来,目光温和地看着顾晨,笑道:“怎么一个人在下面?要不要上去找昭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