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6.第1826章 疑似故人来(十)

    段昭安关心的重点不在这里,“有没有对你动手?”

    “哈,你觉得我是会让他们有机会动手的人吗?”顾晨挑眉,展颜笑道:“他们是公正公办,我只不过是不喜欢他们一定要程队长下来,我们才能进去的说辞。”

    笑意从嘴角边漫延,自眼尾边悄然消失,“对方既然警方中也有人,我总要预防一点才行。”这是怕阻止她与纪姨进去,是有人故意而为。

    她没有吃亏就好,段昭安默默地看着她,片刻后,他轻地俯下身,修长的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你没事就好,在京里,你不用怕谁,也不要怕得罪了谁。总归,有我在。”

    低下了头,清隽的额头温柔地抵着她的额心,缓慢地闭上眼,掩住眼里一室的冷凝,“我去问问他还有什么事情,再一起回家。”

    低沉的声音略有一些沙哑,仿佛是陈醋的红酒,有着醉人的芳香还要醉心的温柔,轻轻萦绕在顾晨的耳畔边,顿时,心湖涟漪漾水,水波微澜。

    他是在告诉她,除了她自己可以依靠外,他也是她的依靠。

    直到他走向程安意,顾晨的视线依旧锁紧在他的背影上。他的呼吸仿佛还停留在她的发畔边,他的声音依稀地还萦绕在她的耳边,是那么地沉稳,又是那么的温柔。

    疏冷的,如浸着寒冰的璀璨黑眸里笑意如春风里吹皱而起的水波,轻轻地,一圈接一圈的漾开。看着他的比修竹还还要挺拨的背影,顾晨素来淡冷地姝丽面容,已如花绽放,春意盎然。

    段昭安似有所察觉,他微地顿足,在转身的时候是没有一点犹豫,清冽的视线笔直地,又温柔地落了过来。

    在充斥着消毒水气味的医院长廊里,两人的视线不过是隔着几米的距离迎上,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里倾出来的丝丝情意。

    那是一种不能言喻的感觉,是播下的种子,在春风细雨里开始抽芽着,奇妙的,又是那么让两人脸上的笑更深的感觉。

    “很快回来。”他又浅浅地说了一句,这才转身。

    再次面次这位京城里真正的太子爷时,程安意的心境真做不到白天那般的平静了。与章局说话后,他觉得自已的膝盖有一些软,扶了着墙,让整个身子依靠着冰冷冷的墙壁,这才慢慢从巨大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段先生是段昭安,段昭安的伯伯是段将军,段昭安的伯母是商务部部长,段昭安的二婶是元首身边的秘书,段昭安的二叔是……一名大使,还有!他的小叔现在是一省厅长!!

    还有!段昭安的爷爷是……段首长!军部第一人!

    而他,更是年少有为,据说经常陪同国家元首出国访谈,更有传他精语几国语言,连一些小国家的方言他都精通。

    不过,这位太子爷非常神秘,一不出花边新闻,二不出桃色新闻,三不打架闹事,四不经商下海……,想要认识他简直比认识段首长还要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