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8.第1808章 原来是你(九)

    第1808章原来是你(八)

    他让葵蛇派来的人已经到了,顾晨让他先去安排好,自己则留在VIP病房里等纪母醒过来。

    段曲冰在纪锦醒来没有多久,叶荣璇从段家老宅里派出来的两名佣人到了医院,纪母便打发了段曲冰回去。

    两名佣人非常细心,问完病人要注意些什么,能吃一些什么,又问过纪母的意见后,一个去了市场买菜,一个则是随段曲冰回了纪家,他们需要准备给纪锦醒来可以吃的流质食物。

    纪母没有醒来,顾晨便坐在沙发里微微闭目养神。

    粥是芳姨特意问了仁姨做出来有安神效果的药膳粥,纪母这一觉足足有一个小时,连段昭安安排好人回到病房都没有醒过来。

    到了十一点多左右,大约是麻醉药药效退去,纪锦有了一定的意思。负责看护的专来护士连忙按了紧急按钮,武教授立马带着助理匆匆而来。

    很快,纪母也知道了消息,睡了一觉的她经过一番更衣梳洗,再次出现时,头发梳得整齐挽成一个髻,扫了淡妆脸上表情淡淡,走路时,气质优雅又有着一股强势的姿态。

    纪母的失态已经过去,只等纪锦渡过危险期,就到好好算账的时候!

    重症监护室里武教授给纪锦进行一系列的检查,纪锦有了意识,但还是处在朦胧状态,但却比武教授预计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左右。

    也就是说,纪锦的求生意志同样非常强。

    纪母在外面焦急等着,她听到专业看护说纪锦无意识了说了几个疼字,一下子是让纪母再度红了眼。

    揪着心,心口跟针扎了似的轻道:“疼太狠了,疼太狠了,他一向是个不怕疼,小时候摔了跟没事儿一样,长大学人家玩山地车,弄身一身伤回来,也没有见说他说一个疼字。”

    还有更疼的,不过纪锦应该是没有机会再经历了吧。

    顾晨暗地想着,嘴里轻声道:“有疼是好事,疼也是一种恢复。”确实如此,她绝对没有乱说。

    里面武教授弯下腰,耳朵贴着纪锦,段昭安凝神,视线集中在纪锦带着呼吸罩的嘴唇上。嘴唇嚅动很慢很慢,而他的手指头轻地弹了几下又渐渐安静下来。

    似乎读懂了纪锦说了什么,段昭安冷凝的视线渐渐地沉暗下来。

    顾晨没有留意,她正听着纪母断断续续地说话。

    等武教授出来,纪母立马问起情况。

    “纪锦说了什么?”虽然没有去留意,但顾晨是看到武教授弯下贴身的动作,可见他是在听纪锦说话。

    段昭安点了点头,但没有立马告诉顾晨,而是陪着纪母向武教授问起情况来。

    “确实是一个好消息,比我预计提前半个小时清醒,可见病人有着非常强的求生意志,这是一件好事。纪夫人所说多虑了,病人并非疼晕过去,而是他的身体机能提醒他需要休息。”

    “等他休息足够,才能保证下一回的清醒有足够长的时间。刚才我检查的时候病人一直努力想让自己醒过来,是我让他好好再睡一会。”

    第1809章原来是你(九)

    段昭安在部队里经过太过类似的事情,知道武教授说的都是事实,便对纪母道:“武教授说得不错,纪锦现在还需要足够的休息,你这边要不放心,我刚才安排的两个人进医生看着。”

    最后一句话是说到纪母心坎里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她这都被咬过两回来……,不是一般的怕了。

    闻言,连迭声道:“好好好,纪姨真要谢谢你,谢谢你能想得这么周到。”难怪她公公宁肯扛着外面的压力,在暗中还是与段老爷子交好,几十年的革命情,确实不是她能看明白。

    段昭安安排的人在哪里,纪母不过问,一幅全由段昭安做主的态度。

    纪母在这方面一向拿捏得非常好,绝对不会主动插手或是多嘴。段昭安这边因为叶荣璇的关系,对纪母,对纪锦也是格外照顾,他能处理好的事情,都会替纪家处理好。

    送走武教授没一会,葵蛇终于给段昭安打来电话。

    “段少,查到一点消息了。”葵蛇坐在车里,把刚才打听到的消息一一报告给段昭安,“救纪锦的女子是在地下车库被掳走,非常凑巧的是,……是段少您之前哪套公寓的地下车库。”

    “我与妖蝶进入公寓的监视系统里,查到女子的车子便一直顺藤摸瓜下去,最后……”葵蛇停顿了下,才继续往上去,“最后查到女子昨天上午及昨天下午车子在林家附近有出现。”

    林兰姻……,一个名字直接从段昭安的脑海里跳出来,一切都这么地凑巧,凑巧到让他再次怀疑到林兰姻身上。

    没有派人再盯紧林家……,是他太意了!

    他只想着引蛇出洞,却还是错算了林兰姻的狠,把纪锦给连累住。

    “除了昨天上午,下午有出现外,其他时间地点?还有,给我一张她的正面照。”段昭安眉间神色寡淡而平静,淡淡地吩咐下去。

    顾晨等他挂了电话才开口,“段昭安,我怎么觉得纪锦绑架……其实是对方临时起意的呢?”

    对方隐藏太深,根本无处可查。

    “纪锦说救他的人,认识他。”段昭安把刚才听到的说出来,修眉间的薄锐不减,冷静分析道:“临时起意应该是沈惜悦,而不是真正的绑架。”

    只有计划过,才能做到没有给警方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葵蛇他们都费了这么久才能查到……,顾晨心里一冽,沉声道:“有人在暗中给这件事情抹掉痕迹,你说得没有错,沈惜悦也许是临时起意,对方绝对是计划了许久。”

    “段昭安,如果里面躺着的人真是林兰姻……,等于她对纪家有救命之恩,于你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没错,他担心的正是这一点。

    顾晨就是一声薄笑,道:“段昭安,林兰姻比你想象中的还要聪明,还要难对付。如果,里面躺着的人真是林兰姻的话,……你要查的事情更难了。”

    是不是林兰姻今天就能知道,下午,段昭安去了军部,便把此事告诉了赵又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