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7.第1807章 原来是你(七)

    他素来内敛,隐忍,但从小秦岭回来就有一些不太对劲,有很明显的情绪波动。

    段昭安脚步一顿,修长的眉不由地皱了皱,被一件事情影响到自己的情绪,自他成年知事后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他,不能因为一件事影响到自己才对。

    轻地捏了捏她的手,段昭安沉声道:“也只有你能随时提醒我注意。”

    “没办法,谁叫我是离你最近的人呢?你在老爷子面前可是隐藏得很好,在我面前,啧啧啧,是因为我的原因所以没有一点隐藏吗?”

    其实,像他们这样的人不管在谁面前,都要知道控制好情绪才对。

    对于她的打趣,段昭安笑叹道:“你提醒了我,就如上回一样我提醒你不要因为沈惜悦的事情影响到自己。没想到我也犯了错,我是来处理事情,而不是被事情的细枝末叶影响到自己。”

    顾晨是能了解他的心情,段昭荣的失踪早已打破了段家的平静,敲碎了一个家的幸福。

    而段昭安身为这一代唯一的男丁,他所要扛的责任太重大了,再厉害,他也是一个人,不能跳出红尘之外,不能做到真正风轻云淡,不被事俗缠身。

    再厉害的男人,也会有情绪失控的一面。

    而段昭安做得够好了,最少,他没有让自己的家人担心。

    轻声说起,“你已经做得够好了,不要再给自己增加压力,压力太多对你百无一利。”

    已经到了VIP病房,纪锦虽然还在重症监护室里,医院破例提前让纪母办理VIP病房,如此一来,纪母想休息的时候便可以随时休息。

    纪母还没有醒,两人又重新关上门去了纪锦的病房。

    两名值守警员分一左一右站着,他们已经认识段昭安与顾晨,见两人进来,一个说了声“顾小姐”,一个说了声“段先生。”

    纪锦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连嘴唇都是干躁到没有一点水分。他个儿高,病床虽然很大,可看上去总感觉是一个巨婴躺在病床上。

    想到纪锦以前的嚣张,到现在一动不动的样子,也是挺可怜呢。

    顾晨心里也不由地叹了口气。

    “但愿他以后懂事一点。”

    段昭安抿了下嘴角,沉沉的目光凝视着纪锦,好一会才沉道:“沈惜悦与林家的人有接触过,在暗中又与林兰姻身边的人接受过,说到底,纪锦也是因为我的吩咐,才接近沈惜悦。”

    “不,你错了。”顾晨摇头,幽寒不见底的黑眸里泛着淡淡地寒光,从牙齿里溢出来的声音寒气森然,“沈惜悦是一个有极强目地的人,纪锦因你而接近沈惜悦,倒不如说是她一直寻找能接近纪锦的机会。”

    说到底,还是她的不甘,如果不是因为她的不甘,又岂会被人利用,最后落到母女双双离开的下场呢。如果她没有露出自己的筹码,别人又如何加以利用呢。

    段昭安沉默地揽了揽她的肩膀,站了一会儿后便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