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6.第1796章 受打击的郑衡(六)

    顾晨沉吟一会,便道:“她的爸爸我有见过,但说不上很熟,至于他现在人在哪里,我也不清楚,程队长最好是直接问问沈家,他们或许知道。”

    说了,又等于没有说。程安意并不感到意外,他不过是习惯性地问问罢了。

    颔首微微笑着,“麻烦顾小姐了,如果你这边能知道案犯父亲的联系方式,请顾小姐能尽快与我们警方联系,谢谢谢。”

    案犯虽然已亡,但后续工作并未结束,总得有要直系亲戚在场才行。

    顾晨自然是微笑点头应下,她与沈家这一辈子都不可有联系上,怎么还有可能知道沈铄诚的联系方式呢?

    就在两方擦肩而过时,脸色惨白的郑衡突地开了口,“顾晨,你现在开心了?高兴了?没错,你一定很开心,很高兴。惜悦死了,少了一个跟你做对的人,你一定很开心,很高兴……。”

    早在高中的时候,顾晨是真不想与郑衡说半句话,也不想看到这种糊涂的人。

    但太过份,她顾晨从来就不是软柿子,也从来不是让人好欺负的老实人。

    闻言,驻足停下,身子微微一侧目光似笑非笑看着郑衡,“她是生是死跟我有什么关系?一个跟我没有关系的人,我为什么要付出自己的情感?我开心,我高兴?她值得我去关注吗?”

    “郑衡,人死如灯灭,我本来就不想说到本案主犯之一,不过,既然你提起我就多说一句。沈惜悦这样的女人,我从未放在眼里过。”

    从未放在眼里过?哈哈哈……,郑衡突然间大笑起来,他猛地扭过头死死盯着顾晨,文秀的脸上浮露狰狞的表情,“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背负哪么多的事,而你顾晨,还要这么轻轻松松的面对!你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过?高中的时候,到底是谁到处跟惜悦攀比!!”

    高中?高中是另一位顾晨跟她攀比,可不是她这个顾晨。

    “高中?郑先生,高中离你很远很远了,你大学都要快毕业了吧,还想着高中的事?”顾晨哂笑了一声,淡淡的笑声清越如山涧泉水流淌,“不好意思,我从来就不喜欢回忆。对年少无知犯下的愚昧也早就忘记,你不用提醒我回忆起高中的事,因为,我从未参与进来过。”

    她的眼里有不屑,有淡然,还有与过去一刀两断的潇脱。

    郑衡的心口突然间就是一绞痛,他骤地甩开程安意两人的手臂,直逼近顾晨,失态地质问起来,“你好狠的心!顾晨!你太狠了!她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放过她,为什么!!”

    到底是谁不放过谁!

    顾晨的脾气一向不太好,见此,眼神就是一戾,冷声道:“狠心?郑先生想必还不知道案犯沈惜悦还干过些什么事情吧?”

    “她手上的可是沾了三条人命!想知道是哪三条吗?一条就是她曾经视她如亲生的养母!一条就是她养母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一条就是杨柳村顾老婆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