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2.第1752章 国宴上出宴的顾晨(五)

    一时间,宴席上欢声笑语,宾尽主欢。

    其间,爱尔汀上将确实如石女士所言问了宴上的菜式,不过,他非常有风度并未向顾晨询问,而是在交谈间与段老爷子谈到美方的特色,进而再说到宴上菜式。

    顾晨的英文很流利,安排的翻译都没有用上派场,而爱尔汀上将则是非常看重顾晨,与老爷子交谈完之后还会笑着转来问顾晨的想法。

    一个半小时的国宴时间,顾晨没有出间半点不妥与失礼之处,反而因为神情落落大方,一派浑天然而成的清贵气质博得国家政要无数好感。

    韩嘉国是坐在另一席上,最初他并没有留意到顾晨,爱尔汀上将也带了随行的几名美方将领,中方自然也会派同等级的将领出现,都是一身军绿便不怎么打眼了。

    当他看到坐在爱尔汀上将身边的顾晨时,表情是很明显的滞凝了下。

    这这这……这不就是哪个一度被沈铄诚认为是自己亲生女儿的农村丫头吗?还在沈家闹过一场,把沈家哪两个老东西气到半死。

    尤其是沈老妇,拐杖砸得地面砰砰响,扬言一定要让顾晨好看!让她在宣州没有办法立足。

    哈,她在宣州立不立足有什么干系呢?转眼间,都出现在国宴上!还陪着他都没有资格作陪的国家领导与国外贵宾谈笑风生!

    韩嘉国这会儿有些坐立不安起来,他不能肯定自己在宣州干的事情顾晨知不知道,当时他没有隐瞒着,不同样也是认为一个乡野丫头片子翻不了大浪,奈何不了自己么?

    转眼间……,她在国家领导面前有说有笑,而他呢,从头到尾只是一个坐陪的。说出来是参加国宴,有身份的人,其实呢,他就没有说过一句举手轻重的话。

    因行程紧凑,国宴过后休息半个小时,便安排专车前往在八达岭长城。此时,通往八达岭长城的沿线公路全部实行限制通行,一是为了保证领导与国宾的安全,二是能一路顺通直达八达岭长城。

    韩嘉国自然是没有资格随同,他也不敢随同过去。

    一出会堂立马给沈家去了一个电话,如今的沈家是长子沈铄盛接班,因他的港城夫人与日本****有点关系,韩嘉国目前并不想与沈家彻底撕破脸。

    “岳父,你还记得当年在沈家大闹一场的小姑娘吗?她还有没有家里人!我现在告诉你,如果她还有家里人,你立马拧多点贵重品,赶紧给她,给她家里人去道歉!”

    他一说,沈老爷子便知道说的是谁,只要想到顾晨,沈老爷子到现在还是气愤着。要不是这个搅祸精,家里何致于弄成现在这样!

    走的走,坐牢的坐牢,怨的怨,恨的恨,到头来,他竟然落得个两头不是人的下场。

    闻言,是咬切愤道:“嘉国,你究竟有什么打算?你让我一大把年纪的人,去给那个野丫头道歉?你你你……你是不是喝了酒,喝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