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8.第1728章 兴风作浪的货(五)

    于是,在沈惜悦的尖叫声里,在余品兰余小姐的惊骇声里,顾晨扣住沈惜悦的手腕,都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一个反手间,身高也有一米六五的沈惜悦已经被她直接抡到在地上倒着。

    好在,地下铺着羊毛毯,那张先着地的脸没有被蹭伤,只不过是又摔肿了点。

    对付沈惜悦这种人,顾晨还真是总结出经验了。你同她说,只有被气到的份,一不小心还被她绕进沟里,本是是她的错,结果倒成了你自己的错。

    所以,绝对不能让她开口,更不能给她到处博同情的机会。

    沈惜悦骇到不行,她不怕顾晨当着别人的面如此待她,而是怕那一刻,她在顾晨眼里看到的戾气,充满着血腥与邪肆,让她忍不住浑身颤粟。

    “好疼,好疼……好疼……”不敢再看过去的沈惜悦低头,楚楚可怜地扑在地上,抽泣着叫起疼来。浅浅吟吟,不大吵大闹,若不明原因的人看着,还当真以为是一屋子里人都在欺负她。

    顾晨低眉,居高临下的看着叫疼的她,笑了笑,冷漠道:“疼吗?当然疼,刚才纪锦也是这样叫疼。现在,你可记住了?知道我与纪锦刚才在做什么了吧。可是还没有结束呢,我刚才交了纪锦有三招……。”

    说毕,伸手扣住沈惜悦的肩膀,在她的惊骇求救声中,便正面对着嘴角微微勾起的顾晨。

    “我一直都觉得,对你这种人不应该心慈手软。这回,是你自己送上门找打,我呢,是不打白不打。”顾晨嘴唇微动,沈惜悦只来得及听清楚一句“不打白不打”,再一次被顾晨来了一个过肩摔。

    接下来是,把摔到七晕八素的沈惜悦拧起来,直接推到空出来的椅上……,做出刚才她与纪锦打闹时一模一样的动作。

    顾晨一出手,彪悍程度比起纪母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让纪母与容老夫人不约而同的跳了下眼皮子。再看看被她一个擒拿术掀翻在地的沈惜悦……,纪母佯装拂拂发鬓,表示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容老夫人皱了皱眉心,对顾晨的做法似乎并不认同……。

    余品兰则是心里一喜,原来顾晨是这样……,容照哥真要喜欢也没有用呢,容老夫人肯定不会同意。如此,余品兰更安安静静呆在旁边,不能说话,也不多看一眼。

    房门是敞开,而纪母与容老夫人迟迟没有下去,与众人聊了一会的叶荣璇让纪家管事上去看看,纪母如无事还是早点下来招呼宾客。

    别墅后面,舞池霓虹灯闪炮,衣着光鲜的名流淑女在舞池翩然起舞,圣诞节歌曲的欢快节奏让所有人的心情都是非常放松,谁都没有去留意那个刚才在开场舞前,露面风光的沈小姐。

    沈小姐没想到顾晨会这般对她,一时间哭声更大起来,一口一声求饶,求放过。

    顾晨是不会用别的招数,把沈惜悦按在椅上,对纪母道:“纪锦说他跟警卫员学了几招擒拿术,想跟我比试比试。输给我后想在我面前学两招。没想到,有人进来就误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