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7.第1727章 兴风作浪的货(四)

    “顾晨,你为什么总喜欢中伤我?我……我哪一回有说错你了吧?对,刚才我是说错了,我承认。可哪是你与纪锦俩人做出来的动作让我误会,我说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成吗?”

    沈惜悦捂着脸,低低浅浅的哭起来,视线却是从手指缝中张望出来,开始打量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是否让纪母他们表情有所松动。

    结果并不如意,纪母非旦表情没有松动,眉间怒气更盛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她现在明明是有意把错往顾晨身上转,为何……为何纪母还要如此生气?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遗露的呢?

    她遗露的可不是纪母与段家的关系么。

    事到如今还死不愧改,还在往顾晨身上泼脏水,想到叶荣璇对顾晨的看重,段家对顾晨的看中,纪母心中更恨起来。

    她离沈惜悦本来就近,恨到深处想都不想,再度挥手,力气大到一巴掌下去把沈惜悦的右脸掴到肿起老高。

    ……

    余品兰眨了下眼睛,立马乖乖低下头不再去看。

    一巴掌不算,还要再抽下去,顾晨适时的握住纪伯母的手腕,微笑道:“消消气,让我来告诉这位沈小姐,我与纪锦到底在做什么吧。”

    纪锦一听,肩膀就是一缩,掰着纪母的肩膀,一脸视死如归疾道:“我不干,我不干,靠!疼死我了!我现在还疼!她不相信,你找她去试!找我做什么!!”

    “也成!”

    许是纪锦的脸色太过不好,跟死了好几回一样,捂着右脸哭到更伤心的沈惜悦猛地抬头,死死瞪着顾晨……,见她靠近,退后一步,拼命摇头呢喃道:“别过来,别过来,顾晨,你给我站住,别过来!我错了,我错了不成!你放过我吧,你行行了,放过我吧。”

    到这种时候,沈惜悦的心性真不是一般,还在继续打容老夫人的主意,言语中总是有意无意透出顾晨欺负她的意思。

    容照眼里冷意又盛了几分,站在老夫人身后的弯下腰,薄唇抿紧浅道:“顾晨以前在她身上手过许多亏,您知道的,在有些人眼里总觉得柔弱女孩子容易吃亏,顾晨性子刚强,有苦不会说,只会自己扛着。而沈小姐不同,明明算计了顾晨还装自己受了欺负。”

    “您听,顾晨什么都没有做,她语言中又透着顾晨在欺负她了。”

    容老夫人点点头,面对沈惜悦的示弱表情相当淡漠,“你说得对,当年老婆子在你爷爷外室面前也吃过这种类。不过,我看你那朋友性子虽然刚强,但不是个横冲直撞的,她啊,吃不了亏。”

    顾晨怎么可能会在沈惜悦手上吃亏呢,她走到在还想在容老夫人面前装可怜的沈惜悦面前,似笑非笑道:“你害怕什么,我不过是告诉你,你跟纪锦刚才……到底是在做什么。”

    说到最后,眉色间倏地冽然起,乌黑的眼里寒光凛凛敛着噬血的戾气,出手如闪电般一下子扣住沈惜悦的手腕,再笑时,眼角邪肆盛行,“让你亲自经历一回,你才能永远记得住我与纪锦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