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5.第1725章 兴风作浪的货(二)

    “成,我也不冤枉你。”纪母走进来,复又站在沈惜悦面前,目光微微低垂,含着几分鄙夷看着还在自己面装娇怜的女子,“今日客人多,我可不想传仗势欺人的流言。”

    容照挽着面色冷冷的容老夫人,道:“奶奶,我们下楼吧。毕竟是纪婶子的家事,就让纪婶子自己处理吧。”虽是劝着容老夫人下楼,冰冷的视线却从未从沈惜悦身上移开。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是余品兰余小姐,她正盯着房间里与纪锦并肩而站,一身素雅长裙,身上竟无一饰物也显得通身清贵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推门的瞬间,她看到她,彻底地被惊艳到。

    眉如远山般修长宁致,细长的眼里,那乌黑的眸像是夜晚璀璨的星子,又像是浓到不能化开的墨色,像水山画般悠然闲静。

    碰到这种事情她依旧是眉目清冷,眸波淡淡,对那个确实把自己太当回事的沈小姐偶尔间她眼里隐有淡漠地嘲弄。是在笑沈小姐势不量力?还是在笑沈小姐无的放矢呢。

    当余品兰听到里面让自己一眼惊艳到女子竟然是自己刚才还恨上的顾晨,心里一咯噔,下意识地朝容照的脸上看过去,他会不会……

    心里咯噔着的余品兰看到容照的视线并未在顾晨身上停留,只是看了一眼便停在沈惜悦上。不知为什么,她心里非但没有安心下来,反而更加担心了。

    顾晨生得如此华贵,连身边女人的她都隐觉自惭形秽,容照哥如此出色……,他会不喜欢她?不喜欢才不正常,喜欢才算是正常吧。

    听容照说要下去,余品兰巴不得立马走呢。连忙站到容老夫人的右手边,轻声细语道:“老夫人,我陪您下去。”她还是记住堂哥余永熠的话,不是自己的事,绝对不要身手管!

    尽管,她也想知道顾晨与纪锦到底有没有关系,真要有关系……就好了。

    容照看了她一眼,淡道:“余小姐若有事情先去忙,老夫人刚动了怒,一般不喜人太多伺候。”

    是在赶人走了。

    “你纪婶子看着是个聪明的,脾气又是个一点就爆,我现在走,还担心她吃亏。”容老夫人的脾气其实挺怪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相当难伺候。

    纪母算是她远房亲戚,不过,她对纪母还是满意,也乐意留在这里帮纪母一把。

    年纪大了,有时候反而不如年轻时候沉得住气,心里有事,有火,就要宣泄出来。当年,她在纪母这般年纪,不照样吃过亏?

    “随我进去坐坐,看看你纪婶子怎么处理。”又看了看顾晨,才抬头望着容照,眼里有了一丝笑,“你那朋友顾小姐反到比你纪婶子还能沉得住气,瞧瞧,到现在也没有见她开口。”

    “要是个性子躁了,哪禁得住别人往自个泼脏子?且停一下,我看看顾小姐该如何做。让老婆子相看相看你这个朋友到底有哪些过人之处,竟然我这个眼高的孙子都站出来帮忙说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