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4.第1724章 兴风作浪的货(一)

    对纪母相当严厉训斥起,“为人母却识人不清,惹出这么一个祸害进家人坏败自己儿子的名声,你这一家主母是如何当的!亏得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的,没想到竟然糊涂到如此地步!”

    还好是在楼下,没有在宴厅里,否则容老夫人这么一通训斥,纪母自觉自己的脸上也是挂不住。

    不过,此时,她是照不了自己的名声。儿子的名声才是最重要,最最重要的是,不管纪锦与沈惜悦走在一起有什么目地,不管是什么目地什么事情,她都不能让纪锦如此下去。

    沈惜悦年纪不大,哄人手段是相当有套路,一套连一套的,哄到她差点都上当受骗!

    “老夫人教训得是,都是我瞎了眼,把这么个货色引进来。”纪平佯装擦擦眼角,又气又恨的她眼里寒光阵阵,射向沈惜悦的视线跟刀子一样,震到沈惜悦连连后退。

    她后退不是退出来,而是退进房子里。

    容老夫人是许久不曾说教,容家在她的把持下家风严谨,不管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是手段敞亮,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阴私手段是少有发生。

    她见纪母一脸自责,再看看捂着胸口,一脸委屈泣泣的沈惜悦眼神不定,挂着两行清泪,一幅好似所有人都欺负她的表情,顿时让以前吃过此类手段亏的容老夫人更是喜不起来。

    “老夫人明鉴啊,我真没有乱说话,更没有要编排纪家的意思,我哪敢使什么手段来败坏纪家的名声?我与纪锦都是华大的学生,华大风纪您也知道,哪里容得学生在外面胡作非为?”

    “我前段时间还代表学校与纪锦同学一起出国参国文学讨论,如果我真是个不好的,或者品行不端,学校领导又岂会不知道?他们又怎么可能还会派我代表学校出国呢?”

    “只怕是我连校门都没办法进,直接开除了!”沈惜悦已经看出来老夫人对自己的不喜,又见老夫人喜欢拿规矩说事,刚才沉默,忍着纪母指责的她实际是在想应该怎么脱身,又怎么在容老夫人面前挽回形象。

    纪母听完她为自己洗白的话,心下更是冷笑连连,还真不是一般的伶牙俐齿!

    只可惜,如今是犯在她身上,再多生一张嘴也无用,定让她今晚过后,再无颜面出现在上京各种宴会上。

    冷哼一声,就道:“学校领导终日事多繁杂,哪还管得全校学生的人品道德?我也不理你在学校如何如何,哪与我纪家没有半点关系。”

    “我问的是你竟然如此不知道口下留德,推门而入,看都不看清楚里头发生什么事情,就说他们两个在上床。哈,连我这种已婚的都对这事情羞于口,你一个小小姑娘家张口就来,沈小姐,莫不是你从一开始想的就是这种脏事?”

    “哦,对了。刚才在楼下你还好意提醒我,说纪锦与顾晨两个上了楼,我们上来是不是不太方便呢。你这话里话外,好像是知道了些什么一样。”

    ==

    昨天在医院,因为身体出现了点小毛病,回来就没有精神,今天又跑了医院,唉,姑娘们,千万要小熬夜,身体要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