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2.第1722章 第1722 打脸到脸肿(三)

    结果这位余小姐装聋作哑,佯装没有看到余夫人与堂哥的眼色。

    纪母还嫌去的人少了呢,便与余夫人道:“你就放心吧,她有我看着呢。老夫人心里喜欢直性子的女孩子,你就不想凑成件美事吗?”

    低声说完,是爽笑起,“再来,人多才热闹,你说一句,她说一句,一定要把老夫人哄到眉开眼笑才行。”眼角视线微地笑睨了不知所措的沈惜悦一眼,却什么话都不说。

    余夫人不再坚持,与儿子余永熠一道离开。

    余品兰想上去,是因为沈惜悦嘴里说出自己心里头记恨着的名字,顾晨,顾晨……,容照哥欣赏的女孩子是纪锦的朋友吗?

    岂不也是跟自己一样都是大学生?还是华大的高材生?

    “惜悦,我看……我们还是回舞池吧。”乐幼筠虽是胸大无脑,可她是娇养惯的,从来只有别人看她脸色的份,现在,她是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与纪母、余小姐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们的举止都很优雅,隐隐的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的父亲总是说他们家就算是有钱,只能算是暴发富。与京里的贵三代是完全不能比。

    以前不服气,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她有钱,却没有他们身上的清贵,她空有一身奢华,全部身价加起来却不如人家手上一件老物。她有气质,只没有内敛浑天然而成的真正优雅气质。

    沈惜悦受纪母微笑的鼓舞,哪会放弃好机会。

    再来!眼里闪过一丝阴狠,她很想知道纪锦跟哪个水性杨花的贱种呆在一个房间这么久……,到底在干些什么!

    楼上的顾晨与纪锦到底在干些什么呢?

    没有戏弄到顾晨,也没有见她脸上有半点异样,纪锦嗟口气,无奈道:“我说顾晨,有什么事才会让我看到你脸上除现在的表情以外的表情呢。”

    “你知不知道,我站在你面前就像是孙子看到奶奶一样,我心里咯的慌!”

    顾晨从善如流的应了一声,再笑眯眯道:“乖,来,再叫几声。”

    “……”纪锦暴走,从椅里跳起来朝顾晨身上扑过去,“靠,你占我便宜!”

    顾晨单手扣住他的手腕,轻轻松松地把一米八二的纪锦挡住,细长的眼笑弯弯,“我没想过占你便宜,是你自己主动。呢。我不过是承你的情,免为其难应下来。”

    没有反锁的门把传来响动,顾晨眸色暗了暗,手下的动作是不动声色地改了下。

    主动开门的沈惜悦把自己的姿态放到跟下人一般地低,睇清楚里头的情景,心里那个喜,跟泉水一样直喷涌而出。

    把门一下子全部打开,让身后的人能更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情况。

    羞红着脸,一脸为难情吱唔道:“我我我……我不知道门没有锁,轻……轻轻一推就打开了。纪伯母,我我……我真不是有意的啊。”

    人更是侧到一边,好让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肌色白皙的脸全是酡红,似乎羞到头都抬不起来,“顾晨好像……好像压在纪锦……纪锦身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