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9.第1709章 棒打出头鸟(一)

    顾晨想到的却是上回段昭安对自己说,沈惜悦在国外认识的一个来自京城的富家女子,她的脑袋本来就好使,与那富家女子有过几回交往后,但开始有意无意地打听起富家女子的门庭家世。

    她是个聪明的,打听别人家的家事都是在奉承中一点一点收集起来,为了不让人发现她的别有用心,今日不着痕迹问一点,明白又在说笑打闹中问一点,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就把对方的家世打听得一清二楚。

    这富家女子就是乐幼筠,一个炫富、胸大无脑的千金小姐。

    曾在京城贵妇圈里盛传两天的小道消息随着段昭安的三堂嫂出面便压了下去,再加上纪母从中也出了力,沈惜悦那点小计谋并没有闹出大动静。

    自然,纪锦也就不知道。

    他扫了乐幼筠一眼,脑海里刷了一片,对顾晨道:“不认识。”

    不认识你还能同她说上话?

    “你还真是天生的怜香惜玉,不认识的人,对方一脸质问你还能好好回答她。”顾晨打趣起来,对纪锦这种人千万别顺着他的意思,一旦你顺了他一回,以后你就得处处顺着,否则,立马对你横鼻竖眼的,左右挑剔。

    认识这么多年来,纪锦就没有一回在顾晨手上顺心过。

    问言,剑眉一挑,哼哼叽叽道:“我是个男人,难道你们女人把自己收缀成泼妇一样骂我,我也得把自己收缀成泼妇一样骂回去?”

    “纪锦,你!!”乐幼筠再没有脑子也知道纪锦是在指桑骂槐,骂她刚才的行为是泼妇行为,顿时怒火攻心,“你凭什么骂我?要不是惜悦给……”

    要不是惜悦给我电话,我才懒得理你……,话没有说完,看了一会的沈惜悦心里暗骂了句:蠢货,如春风细雨般地开口,“幼筠,你在这里干嘛呢,乐伯母正在寻你呢。”

    如此蠢货可不能跟纪锦一起,自己好不容易在纪锦面前挽回形容,又得纪伯母青眯,万万不能让乐幼筠坏了她的好事。

    乐幼筠哪想得这么复杂,见她过来,气急败坏道:“惜悦,你看看纪锦,我为你打抱不平几句,他他……他竟然说我是泼妇,气死我了。”

    果然是蠢,他纪锦又没指明道姓说谁,偏偏她自己要赶着承认。

    “好了啦,纪锦就是喜欢开玩笑,以前我跟他读高中的时候,都不知道被他取笑多少回,我都没有生过气。你啊,别搭理就成。”好不容易与纪家有了联系,可不能枉给他人做嫁衣。

    乐伯母的心思,她还是知道一点。

    今日她挽着乐伯母进场,以乐谊影视现在的身价,在场的贵妇定对她这个从宣州来的千金高看一眼,自己再使点手段,绝对能给她们留下一个“温婉听话”的好印象。

    乐幼筠太过相信沈惜悦,浑然没有听出所谓的好友暗地里说她心胸狭隘,爱计较;自己侧是心胸开阔,就算被纪锦取笑无数回,她也不曾生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