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第1705章 只有顾帅挑人的份(五)

    容老夫人的脸色本是缓和下来,一下子想到刚才孙子的主动,这心口就是一抽一抽的,慌得不成。

    “不用,不用,你自个去玩,我就站站,站站就成。”正好纪母寻了过来,容老夫人挡住顾晨的手臂,招手让纪母过来扶自己。

    她的脸色不太好,旁边站着的又是顾晨,不知道发生何事的纪母脚步一快,连忙走过来,“老夫人,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这位小姐,刚才……”

    “行了,问东问西的,还不如扶我去休息室里绩缓缓气。”老夫人认定的事是改不了,纵然觉得顾晨不错,可那张脸成了罪过,她冷着声打断纪母的话,不欲与顾晨多待一秒,也不想让纪母再多问下去,急急离开。

    纪母的表情与容老夫人的举止落在沈惜悦眼里便误会了,刚才她看到顾晨出现在这里,死忍了好一会才忍住没有冲上去。

    贱种也配出席如此高端的舞会,简直让她恨不得立马打出去!

    而现在么……她勾勾嘴角,故意从身边经过,轻飘飘的甩下一句话,“贱人多做怪,别以为有段曲冰帮忙进来就想捞着好处,你这种人,就该一辈子活在底层。”

    脚步加快,追上纪母,“纪伯母,我看到这位老夫人……”

    离远了些,娇滴滴的声音忽浅忽高的传来,顾晨懒得留意去听,看着毫无察觉的背影,抹抹眼角,淡淡地邪肆在眼波微动,似罂粟花绽放,妖娆勾人。

    顾晨是真没办法理解沈惜悦这类的人了,怎么会有这种自信到认为该是所有人都觉得她好的地步呢?她是眼瞎了呢?还是真认为自己的本事把纪母这类的贵妇哄骗得团团转,还认为她是个出身高贵的大小姐。

    人,无自知之明也是个悲剧。

    不过,不能否认,沈惜悦确实是能讨老人家欢心,在沈家她能哄到沈老夫人把沈铄诚原配妻子被折腾,必须得承认她有过人手段。

    楼上,容照正闭目浅眠,与雪狐队的对抗训练结束,身为副队的他需要总结,需要开会,还需要与雪狐队的战友一起分析此次对抗训练双方在比赛中的失败点。

    再加上军部的事,从比赛到现在他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

    吃过药,本只想眯会眼,哪知道房间里暖气足,灯光暖暖的照着,躺在躺椅里竟然不太想起来了。

    眯了不过十分钟,房门敲响,容照听连敲门都有着规矩就知道是容老夫人在敲门,闭上眼,墨玉雕刻的眉目间露出淡淡地倦意,吸了口气才起身开门。

    “小哥儿在就好,老夫人担心你没按时吃药,心里着急得不成。”纪母只是挑了好话,说了会,极有眼色地离开。

    纪家别墅就算是少住,装修也不大气,容老夫人环视了客房一眼,由容照扶着坐在躺椅里,沉默的容老夫人不苟言笑时颇有威仪,就算是容照也不敢造次。

    在容家,容老夫人是最有说话权的,连儿子都不敢忤逆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