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7.第1687章 人心难测(八)

    擦拭猎鹰枪的段昭安抬抬眼,手下做了一个动作,背对着雪洞口坐着的两人立马转离了话题,由赵又铭开口说起他当年在非州大草原打猎的经过,说到激动的时候,手舞足蹈的,左右两手腕上的金链子跟着一动一动,金光闪闪,迷了进来的杨老四一眼。

    “瞧见没有有,瞧见没有,手指头粗的金链子,一万块一条,他手上就有两万块!”杨老四是钻眼眼里了,又指着段昭安手中的枪,“这是瑞典出来的,八十二万美金一支!把我们四兄弟全家大小都买光也不值他手上一根枪!”

    别说杨老四给震到,就连杨老三都震到了,……他带了无数有钱的偷猎户进小秦岭,财大气粗的见得多去了。真枪真弹都见了无数,可……还真没有见过哪个有钱人舍得把八十五万美金一把的珍藏版猎枪真带出来打猎。

    他就不怕枪被缴,或是坏掉?

    杨老三的手一下子伸到杨老四的口袋里,飞快地把五千块拿到手上,“明天好好带路,进了山少给我惹事!”

    竖起耳朵听了会,只听见那个带金链子的男人吹嘘自己在非州大草原如何如何打猎,坐在车子里又如何如何的安全。

    听了会,杨老三冷哼几声,插话过来,“坐在笼子里打猎哪也叫打猎,打猎就是四处跑,四处跟踪,跟猎物比速度,比敏锐,把猎物玩得团团转,最后开枪毙中,这才叫打猎的乐趣。”

    “十二点了,几位精神这么好,打算明天睡懒觉?那不成,明天去的地方我们必须要中午前赶到。再告诉那个手上带金链子的先生一句,我们的打猎可没有笼子,车子,你还是省点力气,想想明天怎么逃命吧。”

    说完,目光紧盯着赵又铭,似乎想要看出些什么。

    明天赵又铭兴高采烈的表情一下子僵住,话跟卡了壳似的再也说不出半句,杨老三心里很明显地松了口气。五千块,半年的收入,他也想挣……。

    先回雪洞的杨老三又冲回山洞,木炭火熄了,木炭被雪打湿,今晚只能是五个人挤在一块睡了。

    段昭安一个人占据一角,冷淡道:“我不习惯挨着睡,这里,别越过来。”

    杨老四是真怕了喜怒不定,发起脾气都没有个征兆的段昭安,只有点头应声的份。

    五点半左右,天色都没有亮起杨老三就把所有人都喊醒,放哨的士兵抢在他起身时候,悄悄把设在外面的红外设备收起。

    “既然你们想打豹子,这半天必须得要听我的,有几个地方你们就算是看到了些什么,也不能有好奇心。你们来这里,想必也知道小秦岭山石头下的富贵,诸位都是有钱人,别为了一点好奇心让自己丢了命。要知道这小秦岭大山深处,人命比草还要嫩,说没,它就没了!”

    杨老三冷着脸把话甩完,视线扫过脸色都变了变的几个有钱人,看到连那个说话最少,怕风寒怕到白天黑夜口罩都不离的年轻男子眼里都露几分害怕,这才满意地收回视线走在前面带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