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2.第1682章 人心难测(三)

    杨连长清咳了下,对技术兵道:“走,跟我到外面转转,把猎枪还上。”又对赵又铭道:“我把两个老乡捎上,小秦岭冬天还有许多野物,打两只野兔子什么的,做个样子也成。”

    既然说是出来偷猎的,大晚上的没事可做,怎么着也得出去放两枪才行。

    他们的子弹都有过特殊处理,放出来的枪声与实弹有些区别,小秦岭里冬季巡逻的森林武警是能听出来真正的偷猎者与伪装的偷猎者,听到枪声也会有意避开不出来打扰这些秘密任务在身的特种兵。

    赵又铭点点头,笑道:“我们都听你的,让两位老乡也打两只野兔下山吧。别它的,杨头你看着办。”

    化名杨头的杨连长捞起搁置的猎枪,从弹匣里拿了几发子弹装上,便带着通讯技术兵离开雪洞。

    不到两分钟,隐约听到他跟杨老三,杨老四直爽道:“老乡,俺许久没回小秦岭了,跟着来了也想捞笔回去。两位老乡有空没?陪我走一遭?”

    雪洞虽然不透风,但是雪打的洞,里头冰寒冰寒的,木炭火也不敢生太大,生怕把顶上的冰给烧溶引起洞塌。老四是个闲不住的,一听原来对方里头也有人想法跟自己一样,哪有拒绝的道理。

    都不等杨老三同意,已经跟杨连长称兄道弟起来。

    小秦岭这一带杨姓是大姓,常见,杨连长的身份证是给杨老四看了,什么岭什么乡什么湾都是一清二楚的。杨老四把猎枪一扛,就跟着出来。

    杨老三拧皱着眉头,瞍了眼杨连长肩头上的猎枪,一看,那眼珠子就挪不开了。

    “兄弟,你这枪真是用用来打林麝?”目露怀疑地说了句,心下的活动却是不少的,小秦岭里活动的大货可不止林麝呢,还有豹……,这猎枪……打豹都够了。

    赵又铭听完,直笑道:“挑对人了,这会儿杨老三心里还有什么想法,也以为我们是冲着豹来的。”

    “真正喜爱打猎的,又有几个是冲着发财?杨老三干这一行二十几年,没有一点眼力又怎么行。”段昭安把手套取下来,将不大的木炭火往赵又铭脚边挪过去,“你腿有风湿,暖暖。”

    赵又铭年轻时也是遭过罪,十多年军旅生涯也苦也有甜,也有后遗症。九二年冬季在疆地边防巡逻时左腿中过枪,因抢救不及时,又在雪地里受了寒留下了风湿症,寒气一重,左腿就是又红又肿,钻心窝子般的疼。

    “也碍事,这几年都在军部里休养,一身老毛病早就养得七七八八了。”赵又铭挨着火源边坐下,炯亮的双眼看着段昭安,低声问起,“是不是京里有消息了?”

    段昭安知道他性子犟,把木炭火拨旺了点,才道:“葵蛇的电话,顾晨哪边猜了林兰姻的意图,打算引蛇出现洞。”

    “……她一向是胆大心细。”赵又铭停顿了几秒,才叹气道:“其实这样也好,你在前线,她就能帮你在后阵稳住。她在前线,你也能帮她把后阵稳住。两个相辅相助,就没有什么迈不过去的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