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0.第1680章 人心难测(一)

    韩嘉国完全是以长辈的口吻提点着,沈惜悦却是大气都不敢喘,也不敢多看着他,低头安安静静地听着:“再来,明晚可是有许多名门贵妇出席,你年纪不少了,得要订处乘龙快婿才行。京里最不缺的就是名门贵渭,目光放长远一点,别老盯着小门小户的瞧,以你的条件是可以找个更好的。”

    沈惜悦轻地松了口气,她知道今晚是骗过韩嘉国了。

    楼下的范雨燕不敢上来,可心里却是下了狠,只要韩嘉国敢对她的亲生女儿做出什么举动,她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不会放过韩嘉国。

    雪并没有下多久,下到凌晨二点左右便停下来。

    京里的雪是停了,但离京城有遥远的小秦岭雪下得漫天飞舞,风加雪大到让人眼睛都没有办法睁开。

    “雪洞刨好了,两个老乡,辛苦你们了,快进雪洞里躲躲风雪吧。”一名脸膛黝黑,一看就知道是长年晒太阳的精壮中年男子,他操着乡音,一开口就让两个本来萌生退意的两个老乡只是嚅动了下嘴,在雪地里跺下脚,还是进了刚刨好的雪洞里。

    他们现在是在小秦岭闾家裕下的猎户,要不是这几个出的价钱高,谁愿意这种大雪封山的危险季节出门带路呢。

    把猎枪放在手上,一个三十来岁的猎户拿出自己的烟枪,吧唧吧唧猛吸了几口,雪洞里就有呛口的烟雾腾开。

    “老三,这生意只怕是不好接了,送他们上去后,俺们就算是少收点钱,也要赶着回家才行。”秦岭野物多,像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豹、林麝、金雕、黑鹳,其间雄性林麝则最受偷猎者的喜爱。

    雄性林麝分泌的麝香不仅有较高的药用价值,而且还是一种名贵的天然高级香料,是中方传统的出口创汇商品,有“软黄金”之称。

    由于其价格昂贵,不管是当地的猎户,还是偷猎者为了钱,冒着被法律制裁的危险也要进山猎杀取麝。

    头上带着顶大毛帽的老三从背袋里掏出几声自家烧的木炭往不大的火里丢过去,他的眼睛得了雪肓症,眼脸红肿,结膜充血水肿,白天还怕光流泪。

    往眼里滴了几滴药水,才沉着声开口,“钱越来越难赚了,我们兄弟两不接,总会有人来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俺们山里人大道理不懂,也只知道赚钱。办好事,拿了钱,好走人。”

    “可俺瞅着这几个人不像是个为钱出来冒险的,那个几天下来都没有说十句话的男人往前头一边,我心里头直打鼓,慌得厉害!”

    “行了,老四,你要是真怕了就收拾收拾现在回吧。回去后,让二哥上来,他这会儿送货出去也应该回家了。”老三眯着眼不咸不淡地说着,五千块,五千块不挣他就是个傻缺了。

    五千块他得到山上、地里刨上两个月才能刨回来!

    老四被哽了下,五千块……,这路都走了大半了,现在让他回去走完的路岂不都白走了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