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9.第1669章 惹人嫌(三)

    纪母是一个非常注重内外兼修的贵妇,最少,在外人的眼里,纪母是一位出得厅堂、下得厨房,更是把纪家家内打理得非常好的贤妇。

    脾气不好,哪是家里人才能见到的,在外头,谁不说一声纪母贤淑有德。

    只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关系到纪锦时,纪母在外头少得不本色流露。

    踩着高跟鞋的她如今站在纪锦面前都得要抬头的她是掂起脚踩,出手快疾如闪电一下子是揪住纪锦的耳朵,端庄的脸上凝着厉色,连连冷笑起来,“你爸在我面前仅且都不敢护着别人,你是我肚子里掉出来的肉,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跟我来斗,小兔崽子,三天不打,上房掀瓦了是吧。”

    纪锦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被纪母揪耳朵了,冷不丁一揪,还愣了好一会,直到耳朵痛意阵阵,纪锦佯装非常痛般的惨叫一声,俊朗的脸扭曲着叫痛,“疼疼疼,妈,哎哟,疼死了……,好疼,好疼。”

    “疼的时候才知道叫妈?”纪母也是怒火攻心才如此,真要听到纪锦叫疼起来,脸上不显的她松了手劲,见到宝贝儿子一脸委屈又讨好的眼神,再大的怒火也软了下来,不过,口气还是相当地冷沉,“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外头来泡酒吧,你好歹也是纪家的公子,就算是要出来玩,怎么就会捡起高档点的会所呢?”

    “到这种破破烂烂的地方来玩,你也不怕掉档次?小兔崽子,妈我可是从小教育你,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身份就该过什么样的日子。”

    “你来这种破烂地方,被人瞧到你让妈我的老脸往哪里搁呢。”

    这番话明着是在教育纪锦,可内里的意思是耐人寻味,琢磨琢磨着了。

    顾晨听着,心里头已经笑了好几回了。纪母确实是护犊心强,说他纪锦进的地方不是高档,破破烂烂,这是台面上的话,其实是在暗讽她呢。

    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身份就该过什么样的日子……倒是大实话。

    疏冷的视线扫过沈惜悦一眼,虽不知道她与纪母说了些什么,凭纪母的言行举止随意猜猜也知道她说了些什么话。

    以前,顾晨肯定对此是漠然置之,不会站出来解释,半句都不多说转身走人。

    可纪母不同,纪母与段昭安的大伯母叶荣璇是姐妹关系,以自己与段昭安的关系,以后与纪母少不了得要碰面说话。

    一些误会还是得要当面解释清楚才行。

    纪锦一手护着自己的耳朵,一手搭在纪母的肩膀上,惨得很的说起来,“妈,这算什么破烂地方,在京里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档酒吧。当然,这种酒吧可不能跟您进出的会所,可是,您一定要相信儿子我的眼光嘛。”

    眼神森冷冷地轻睨了沈惜悦一眼,哼哼道:“还有,你既然都说不能护着外人,您可是从小教育我,对谁好都不能越过对您好,娶回来的老婆都不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