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4.第1664章 不能说的秘密(五)

    以前的纪锦也仅仅就是嘴皮子上油嘴滑舌,透着年少轻狂的傲慢。如今的纪锦,二十一岁的他已是成熟起来,虽然身上没有段昭安的稳重,可那双桃花眼里浮华在不知不觉中沉甸了下来。

    他依旧年少,却已不在轻狂。

    说的话看似轻狂,可当你看着他的眼,你看到的是如赤子般的真诚,会让人猜不自禁地认为他每说一句都是极真,极诚的,全是发自肺腑之心。

    “好久没有你消息,也没有跟昭安哥碰上面,曲冰又是个什么都不会说出来的性子,我差点以为你跟昭安哥分手了呢。”纪锦眨了眨眼露出顽皮的笑,紧接着,又是调侃道:“看来咱们顾大美女手段高,把昭安看得牢实着呢。”

    顾晨坐下来,自径倒了一杯红酒,端起高脚杯朝他示敬一下,姿态有说不出来的潇洒一饮而尽,眸波在包厢内幽暗的灯影里闪烁着沉沉浮浮的光,噙着笑,淡道:“在我面前你就不用放电了,既然我来了,自然是希望你捡着要紧的事情说。”

    “述旧什么的,我想,以后有的是时间。”

    纪锦不是单纯的纨绔子弟,当年的他就知道顾晨是个不好惹的,需要顺着毛的主,面对她的不客气也不生气,反而是哈哈大笑起来:“顾晨就是顾晨,够爽快!”

    “听说你在国防大里混得不错,来,咱俩好歹也是老同学一场,说说你的光辉时迹,让我这个老同学也有与荣焉吧。”

    说着不着边迹的话,顾晨微地眯了眯眼,耐心十足的周旋起来。

    一个小时后,纪锦把价格不菲的进口红酒一瓶喝完,眼里浮着雾,长长叹口气:“你是真打算憋死我了,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好的耐心呢!”

    “因为我了解你,所以,我的耐心会很好很好。”酒也喝得差不多了,顾晨支着纤长的双腿,二分慵懒三分随意,淡笑道:“你留意沈惜悦的动向,是段少暗中叮嘱你的吧。”

    纪锦这种人有着世家本有的矜贵,再加上他还有一个非常注重出身的纪母盯紧着,连段曲冰都知道的事情,纪母没理由不知道。

    根据段曲冰所说,纪母如此注重出身,她在知道自已的宝贝儿子追着一个根基浅薄、名声又不好的姑娘,她怎么能坐得住呢。

    顾晨淡淡地看着纪锦,摇晃着在幽暗灯影里如墨般稠浓的酒液,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你是什么人,我顾晨不说非常了解,但还是稍有了解。”

    “沈惜悦是什么人,别的人不知道,你纪锦岂会不知道。当年你那么讨厌她跟郑衡,如今又这么的交好,我虽不太聪明,但也能瞧出几分端倪。”

    “那回见面,你自己也说过,纪老爷子可是跟你下的赌,输了,你就得进部队里。当时,你一嘴全是拒绝,可脸上却是挺高兴的。”

    “纪锦啊纪锦,在我面前,你又何必故作高深呢?坦坦荡荡的,还能在我面前留几分脸面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