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3.第1663章 不能说的秘密(四)

    如花似玉的年纪不应该没有朋友,没有喜怒哀乐,不应该把心扉关闭到只留一条细缝。她希望自己的好友能更生动一点,春如柳树,嫩而青郁,夏如荷花,明而娇媚,秋如果实,色而艳丽,冬如暖阳……有一个温暖的世界。

    顾晨与段曲冰两个其实都是不喜与人接触,保持一定距离的性子,哪怕俩人是无话不好的好友,坐在车里也不会像其他好友那般腻歪着,头挨头说着悄悄话。

    一个是坐在左边,一个是坐在右边,说话时除了脸上带着微笑外,再外其他肢体语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个关系是相当一般。

    脸被灌进来的冷风吹到泛红的段曲冰目光定定地看着顾晨,好一会,嘴角是很小弧度地弯了下,开了口,“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心如水晶般通透的段曲冰哪不知道顾晨是在担心她与纪家的关系,嘴角弯起,浅浅的笑又深了少许,“我跟纪锦确实如你所说是两两相厌。不是长大才会这样,而是从小都是如此。”

    她说起了以前的事情,话不多,但绝对顾晨很快了解清楚俩人之间的恩怨。

    从小看不顺眼,见面不是打就是骂,长大后不是冷战就是比,只要在一起,俩人就没有和平相处过。

    听完后,顾晨忍了好一会才忍尔想大笑的冲动,摇摇头,直叹道:“这么说,当初你们在高中时期碰上,没有打上完全是因为我的功劳吗?”

    “嗯,那回姨妈说请我们吃饭后来被沈惜悦两母女打断,其实当时姨妈就是想来看看到底是谁把纪锦这个魔头收拾到不敢跟我再吵架。可惜,当时你没有去成。”

    话题似乎就这么地叉开了,顾晨笑眯着眼,也没有再多说纪锦,而是说起接下来三天的安排。

    “我对西方的节日素来不感兴趣,打了几个电话给我,我也没有应下来。”段曲冰提起节日的安排,完全是兴趣泛泛,“不过,你既然是为了沈惜悦而来,她们的聚会我也参加一回吧。”

    她那一脸好为难的表情让顾晨哭笑不得,“别,你这么为难,我还真不想让你好难了。”

    还是没有回段家,去了段昭安的公寓里。

    段曲冰还需要回老宅才行,段将军好不容易有一天的假期,她可不敢在外面夜宿。

    入了夜的京城并没有因此而安静下来,北海一带的酒吧正是热闹时候。

    按照纪锦发来的酒吧地址顾晨并没有费多少功夫就找到,整个北海最贵,最大的酒吧,随便找个人问一下都知道。

    推门进去,摇动音乐在立体音箱的扩大下,把地面都震动着,让进来的人踩在地板上,便会不由跟着强劲节奏而动起来。

    纪锦是个会玩会享受的人,出手是相当阔绰,酒吧内最大的包厢就是他包着。

    “再不来,我都准备打电话催了。”包厢外闹腾着,包厢内却是格外的安静,纪锦坐在弧形黑色皮沙发内,修长的双腿随意地搭在茶几上,英俊的脸上扬出大大的笑,“请坐吧,顾大美女。”

    ==

    眨眼,就是上班了,有痛苦的,各种不想上班的上班族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