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5.第1645章 难言的苦衷(四)

    壁灯的灯照亮着,抬眸看了一会,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看着那光竟觉得更酒更累了,林呈微按了按眉心,疲倦道:“我能说吗?我可能说吗?!!”

    “有些事既然知道了最好就烂在心里头,否则,……呈微哥,你别怪我不念旧情了!”

    穆文安冷地说完便直接持了电话,听着通通话结束的“嘟嘟”声,林呈微脸色是彻底地黑下来,连进包厢时都没有缓过气。

    里头说了一会话的魏东见此,朝他挤眉弄眼,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呈微哥,你怎么就这么不死心呢。林伯母虽然跟穆文安的老娘结拜要好,可你终归是她的亲生儿子,外人交情再好,又能越得过血脉亲情?”

    林呈微也只有苦笑的份,“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刚才上个洗把脸的功夫,我妈就来电话。实不相瞒,有时我都想是不是文安才是我妈的儿子,……要不是年龄不对,我还真要当回事来查下去了。”

    “林伯母奇人。”邹峥睿拍了拍他的肩膀,举起酒杯,挑眉一笑,“来,敬你一杯,这么辛苦的孝子当真是少见了。”

    这一晚,林呈微被几人灌到大醉,回家都是家里的司机前来接回去。

    最后走的是余文熠,或者说是他有意落到最后。

    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起来,“实话实说,你与呈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着他好像都有些不太敢跟你对视,坐了大半宿的,都没用怎么与你说话。”

    段昭安是几个中喝酒最少的,站在会所的璀璨灯火下,没有温度的灯光照得他精致的眉目都是冷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有些事情只能是我自己一个人知道,说出来,你们几个只怕都有危险了。”

    连他说会有危险,那就不是一般的危险了。

    余文熠心里就是一冽,抿紧嘴角好一会,才沉声道:“是部队的事情?……你与穆文安却是私人恩怨,林兰姻虽然是呈微的妹妹,可是……”

    “跟这些事情没有关系。”段昭安淡地开口截了话,“我与穆文安的事确实是因为林兰姻,与林呈微……却不是因为林兰姻。”

    其实也算是因为林兰姻吧,他知道一些事,却也因为自己是林家的一份子,不得不选择隐藏。

    约林呈微出来只是为了进一步确认一下……,他到底有没有对自己隐藏什么,事实证明,林呈微还是对他有所隐瞒了。

    他理解他的顾忌,同时,也有感到了惆怅。

    老爷子说得对,如果有一天当兄弟感情与家族利益有所冲突时,……任何一个男人的选择绝对是站在家族,而非兄弟的身边。

    余文熠嘴角是抿得更紧了,他看出了一些端睨,也隐隐感觉自己这位好友只怕是与林呈微之间的友谊要淡下去了。

    与穆文安断交情他不觉得可惜,……却是不希望他们几个与林呈微的关系也淡下去。

    从风衣里掏出一根烟点上,余文熠很重的吸了口,才开口,“呈微是个好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