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4.第1644章 难言的苦衷(三)

    邹峥睿点了根烟,吐了一串烟雾出来,才轻嗤着开了口,“他这个便宜哥当得,确实是够好了。”

    段昭安是极少抽烟的,今晚上却实是有些心烦,便也点了一根烟,抽了几口才淡道:“到底有一层要好的关系,林伯母的脾气众所周知,她与穆文安的母亲是结拜姐妹,呈微当年也不是很想把穆文安介绍给我们,奈何交招不住林伯母的哭闹。”

    “哈,这孝子当得够好,便宜哥也当得够好。可惜,穆家就是一群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养不熟不算,还要被反咬一口。我要是呈微哥,干脆离家出走得了。”

    魏东是个老烟枪了,一根烟吧唧吧唧几口就抽完,把烟头摁没在烟灰缸里,按耐不住问起段昭安,“为了一个穆文安你给呈微哥陪罪,我怎么瞅着这事不太简单呢。”

    最主要是:林呈微也跟着干完后,……他眼里全是剔透的冰冷,渗到人心里发慌。

    段昭安也不急着解释,吸了一口烟,吐出来烟雾掩住他眼里转瞬消失了戾气,再开口时,神色淡淡地开了口,“没有别的意思,你想多了。”

    有一些事情就算是再好的哥们,他也不能说,一说……不是说什么哥俩好,亲密先间,任何秘密都能分赏,说了……很有可能把他们都拖进危险里。

    目光微地睨了眼并未关实,尚有一丝缝隙的包厢门,段昭安低了低眼帘,嘴角噙起的笑优雅中又有那么一丝丝的冷。

    包厢外,林呈微在靠着墙壁,手机显示还是在通话中……

    “我不管是不是昭安的错,你不过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招呼一群泰拳打手过来,文安,你做事什么时候不再这么冲动呢。”

    躺在医院里的穆文安又是听到说他的不对,脾气易暴的他直接就把放在床头柜上一个插满鲜花的花瓶扫掉,哗啦瓷碎声里是穆文安咬牙切齿道:“你怎么就不问问我被他那个女朋友打成什么样了!!肋骨都断了好几根!”

    “呈微哥,从小到大你可是一直都是向着我,为什么兰姻走了后,你就开始变了呢?但凡我要做个什么事情,你都要让我多向段昭安学习,我他妈又不是段昭安的影子,我学个屁的学!”

    “还有,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有本事,躺在医院里还能找一群泰拳打手出来,我他妈要报仇,直接拿枪上了!一枪蹦了他女朋友,谁敢拿我怎么样!”

    林呈微听到这里,恨不能摔手机泄愤了。

    忍住要冲上来的脾气,低声道:“你不管你这段时间到底是为什么要发起神经,你给我老实一点!别再给我们林家找麻烦!!”

    “我要再老实一点,这会儿我妈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穆文安牙槽都是磨得嚯嚯想,转又想到了什么一般,脸上一下子露出骇意,厉声道:“你是不是对段昭安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他到是想说,可能说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